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 
 
 

以此对新年

2016-12-31 21:39:44 阅读70 评论1 312016/12 Dec31

2016年马上就要结束了。

微信里的朋友开始发送新年祝福。

其实我没找到过年的感觉,虽然元旦放假了。

这时候祝贺了新年,春节时又该如何,继续祝贺吧!

岁月催人老,过年过得都怕。

朋友写了一个“静”字 ,下边配着“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”。

忽然感觉很好。

如果要找一件礼物送给2017年,那就是这个字吧。

静一些,静一些。

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

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

岁月静好。

笑口常开。

作者  | 2016-12-31 21:39:44 | 阅读(70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踏雪寻茶

2016-11-23 15:39:46 阅读67 评论1 232016/11 Nov23

2016年的小雪节气,运城下起了大雪。

其实这场雪比预报得晚来了一天,微信上还有段子,说晚来一天怎么怎么好。 不过,看到某高速公路上出事故的新闻,这个“好”字便无从谈起了。

在单位食堂吃的午饭。中午照常是有面条,弄了很多菜,吃了两碗。想想回办公室休息也是无聊,不如到朋友张剑峰的茶室坐一会去。

剑峰的茶室开了有几个月,刚装修完气味还没有散,就邀请我去过。还说,你们快搬家了,我正好在你新单位旁边开个茶室,方便你来喝茶。他的意思,是想把我的品位给练出来。我说,我这人好坏不拘,想练我可得下功夫呢。

茶室确实是很近,几乎和我们单位挨着,步行也就五分钟左右。不过,搬家之后,忙忙乱乱的,一时竟也顾不上去剑峰那里品茶。剑峰约了几次,都没有去成。他急得指责,没搬过来时你还来,搬过来倒不见人了,难道还得让我专门邀请一次?

昨天中午,剑峰又打起了电话。我说,干脆,你过来吧,我办公室也有茶,喝几杯,然后到我们食堂吃饭。十一点多,剑峰过来了,喝一喝,聊一聊,然后到二楼的食堂吃饭,吃完了,便顺理成章地去他的“梦岳书茶社”。

茶室和前一阵子相比,有了点小变化。小屋用草帘子隔了一下,形成两个更小的空间。里头的茶几上,放着笔记本电脑,是写作的地方。剑峰弄了一个微信公众号,成天要更新图文。另外,他还说,报社的老朋友也和他约好了,开个专栏,写谈茶的文章。

另一个变化,大门口茶台背后的墙上。以前挂的是冯建东的一幅书法作品,内容是我给他编的“ 品书常梦岳,访友兼得茶”。这次却换了,是一幅明朝人写的牌匾的拓片“君子之藏”。以

作者  | 2016-11-23 15:39:46 | 阅读(67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方壶因缘

2016-9-13 20:02:06 阅读80 评论2 132016/09 Sept13

永济中学的吕老师,前几天发微信要地址电话,要给我寄东西。我还以为是月饼之类的美食呢,她说不是吃的,是玩的。昨天收到包裹,却是两只茶壶,一只崖柏把件,和一封热情洋溢的书信。

和吕老师只是网上之交,未曾谋面。数月前,听她说喜欢冯建东的书法,我便代求一幅托朋友捎给她,最近装裱了张挂起来,寄茶壶便是表达这个谢意。当时建东写的是一首李白的诗,和弹琴有关,这个内容吕老师也喜欢。

两只茶壶都是从西安古玩市场淘来的,有些年头,而且都是方的。中午起了兴致,便编了一首“方壶”“玉乳”的联,又给那崖柏把件编了一副,贴在微信上,请建东写一下。

下午和建东相约,到他教室操练起来,也拍了照片贴在微信上。

我拿着字离开后,建东兴致不已,又按原内容重写了两副,自己保存。

朋友之间,做这些交际,真的是很有趣味。开心啊!

作者  | 2016-9-13 20:02:06 | 阅读(80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《南海十三郎》的神气

2016-9-10 15:32:15 阅读66 评论0 102016/09 Sept10

这两天看了一部好片子,《南海十三郎》,忍不住给很多人推荐。

好多年前,读过龙舞兄的一篇影评,当时虽然心向往之,但竟没有机会去看片子。还以为它和《霸王别姬》类似,有些什么复杂的情感纠葛。

看了之后,发现它还真的和《霸王别姬》有相似之处。一个是说京剧,一个是说粤剧,都有些今昔之感。

不过,比较一下,还是更喜欢这个《南海十三郎》。有些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之感。

好在哪里呢?好在神气!神气充沛,元气淋漓。

一般人,很少有机会见到天才。可能一辈子也见不了几个大才子,何况是天才呢!

能把十三郎这种大才子,或者天才,演出味道来,实在是不容易。

天才的特点,如果换成大白话来形容,其实就是“欠揍”两个字。处处神气活现,一副欠揍的样子,俗人或世人是容忍不了这个样子的。

但这片子里头的好段子极多。

十三郎第一次追女孩, 把见到的女孩都评为“庸脂俗粉”,直接说出来,够欠揍了吧。等他看见自己心仪的那个,还是嘴贱地说出“庸脂俗粉”,但脚不听话,已经追过去了。要跳舞,他本来不会,但天才就是天才,只需要几秒钟时间,观察一下别人的舞步,然后行了,就可以跳了。他个子小,本来是劣势,但他会说,让女孩闭着眼睛想象,想象他个子很高……尽管如此,他看女孩的眼光和追女孩的水平实在不怎么样,死追滥缠好几年,人家女孩子还是不理他。

十三郎编剧本也神气,一个人唱念,三个人负责抄写, 同时编三出戏。编的速度快,三个人都追不上。他嘴贱,骂人家,结果那三个人都不来了。然后,不小心跑过来一

作者  | 2016-9-10 15:32:15 | 阅读(6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漫步运中

2016-8-28 11:45:45 阅读99 评论0 282016/08 Aug28

  (在运中走了半天,也没拍一张照片,最后在食堂拍了几张,就贴这张面包的的吧。)

  老运中,我可能没有进去过。新运中,多年来只在它周边行走,没有深入。 可能只有一次,走到教学楼前的鱼池。

  那时,用九大概只有一两岁。

  瑶瑶姐姐在运中上学,一家三口去看望她。进了大门,凌宇到楼里去找瑶瑶,我带着用九在楼前的鱼池边玩儿。

  用九很喜欢那个鱼池。水清而浅,鱼可能是金鱼,也可能是锦鲤,记不清了,在水里很清晰。用九觉的好玩,半天不肯走。

  走的时候,我们逗他,以后长大了,想上哪个中学?

  用九虽然不懂事,但还是比较坚定地回答:上运城中学。

  他用的是全称,不是简称。

  今年他小学毕业,上初中有好多选择。市直单位的子弟,一般首选是实验中学。康中运中都有初中部,但都是民办的,近几年还特意改了名字,表示和康中运中不完全是一回事。运中的初中部,改名叫力行中学,分两个校区。老校新校,或者东校西校。

  虽然好多人都建议让孩子上实验,但我坚定地选择了运中,而且,特意选择了东校。

  当然,并不是想上哪个就能上哪个,有一系列复杂的过程。事情定不下来的时候,做家长的有各种紧张。定下来之后,又是各种放松,长长出一口气。

  选择运中东校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,是解老师。

  多年了,我和解老师并没有见过面。只加了微信、QQ,偶有交流,后来也存了电话号码。

  起因颇早。

  某一年,我和同事搭乘十

作者  | 2016-8-28 11:45:45 | 阅读(9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秋后还有一伏

2016-8-13 17:58:59 阅读86 评论2 132016/08 Aug13

立秋过了,还有一段极热的日子,正巧赶在这极热的日子里回家。

晚上,在廊下铺了凉席,和用九枕了一个枕头,说话聊天。用九原是极调皮极捣蛋的,见了我也高兴,说这说那,说个不停。看看我快睡着了,用九忽然正经起来,不再像小孩子了,严肃地说,这地方不能睡,要睡回屋里睡。见我不理他,他又跑去征求别人的意见,屋外到底能不能睡,最后找了一件夏凉被给我盖上才离开。 我其实没有完全睡着,听见他絮絮叨叨地像个大人,心里很感动。

朋友圈里正在转着我的旧文《苔痕上阶绿》,文中那个“阶”,其实八年前就拆除了, 新房子的台阶变大了,几米宽,放个双人凉席都富裕。晚上虫子叫,蚊子咬,不过比屋里稍稍凉快一些,所以也睡得。凌晨时候,听得邻居家的鸡叫。后来又听鸡叫第二回,第三回。

朋友们讨论“铡子虫”是啥,我用手机搜索了半天也没有结果。眼下也找不到那虫子,要不然拍了个照片,就都认得了。

用九暑假里学会了开电动三轮,我们都很激动,感觉他进步了。早晨父亲去地里打药,开车的事就委托了用九,他高高兴兴和爷爷一块去了。回来后,我和凌宇也想坐一坐用九的车,于是又拉着我们转了一大圈。

中午继续大热,凌宇把凉席铺到中间那屋里的地上,和用九躺着聊天。用九又很孝顺地给他妈找枕头,让他妈也感动了一回。

他原本想,晚上三个人睡到这屋的地上,肯定比别的屋子凉快。可是,我和凌宇吃过午饭就走了,估计用九不是太开心。

作者  | 2016-8-13 17:58:59 | 阅读(86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红学之点滴

2016-8-9 10:12:16 阅读65 评论0 92016/08 Aug9

  红学之点滴

  周日去河津,与作协同仁参加一个以《红楼梦》为主题的座谈会。我对《红楼梦》素无特别兴趣,只读过几遍,了解其中情节而已。兴趣最大的,反而是以前王立平作曲的一批《红楼梦》歌曲,感觉词也好,曲也好,唱起来柔肠百转,回味不尽。其他的红学话题,基本上是浮光掠影,无甚主见。王西兰老师精研《红楼》,闲谈中常说及一些《红楼梦》的写作技巧,听得多了,也颇有些收获。

  不意回来之后,忽然发生兴趣,便在某国学网站找到《红楼梦》专辑,拉拉杂杂看了许多。又根据各种线索,在网上搜索其他资料来看。看了几天,头昏脑胀,连睡梦中也想的是《红楼梦》和曹家的事。红学、曹学,都算是热门,各种观点极多,基本上你能想到的,别人都可能说过。但是,穿凿附会的也比皆是,能说通的就说,说不通的就猜想或者瞎编。看多了也觉的可笑。

  如果笼统地说,反而容易些。不管那些背景、原型如何如何,只从小说来看,也无非就是清代的一个大家族的兴衰史。大家族里头有一批精采的女孩子,有很多精采的故事,但大家族里也有嫡庶之争、房门之争、权力之争,勾心斗角,一塌糊涂。而大富之家,骄奢淫逸,胡作非为,内忧外患,由盛而衰。这也是古往今来的常套,只是写得细致了,越发让人伤感。

  又在网上看曹寅家的事情,却没想到曹寅以文学著称,是个翩翩浊世佳公子,实际上比贾宝玉要光彩得多。曹寅不善理财,早有亏空,康熙皇帝和他感情深,帮他弥补许多。曹寅死了,康熙帝依旧百般照顾他的家人,曹寅儿子死了,康熙帝又安排个侄子过继,为的是赡养曹寅的夫人。这份君臣感情,也让人感慨。雍正皇帝继位后,对曹家仍是有所照

作者  | 2016-8-9 10:12:16 | 阅读(6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饮酒诗

2016-8-8 21:01:12 阅读52 评论1 82016/08 Aug8

8月4日,偶至某公司,邂逅闫云贵兄。言及二十余年友谊,午间遂邀饮于城外某小肆。云贵兄出其家藏陈绍,醇美异常,令人开怀,不觉大醉,归而以诗纪之。丘园居士见之,乘兴挥毫。薛勇勤见之,依韵奉和。其诗曰:文能传世意初狂, 展卷犹闻一韵香。 根续三王承后土, 名高百里过山梁。

作者  | 2016-8-8 21:01:12 | 阅读(5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敬谒太史祠

2016-7-30 22:29:40 阅读48 评论0 302016/07 July30

  敬谒太史祠

  2016年7月29日,敬谒陕西韩城芝川镇太史祠。

  盛暑天气,从临猗县吴王古渡跨越浮桥,进入陕西境内。先游洽川风景区,体验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的风韵。虽然《诗经》的艺术价值是那么伟大,但我的心,早已去了芝川的太史祠。

  我和司马迁,确实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。

  早在初中时代,就听老师讲过司马迁和《史记》。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,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蚤”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”等等。还有,为了降敌的李陵,司马迁惨遭蚕室之苦……

  高中时代,终于有机会接触《史记》。没想到,那书不是一本,而是一大堆,其中还有好几本全是图表什么的。于是,便像很多人一样,只挑好读的来读,列传之类……

  在以后的日子里,每当想不起该读什么书时,就去读《史记》,也不知读了多少次。

  在自己的心目中,司马迁是很熟悉的人。不能说是老朋友,那样不恭敬,但确实是老朋友的感觉。

  我知道他的祠墓就在黄河的对岸,很近很近。但隔了一条黄河,却又感觉很远很远。

  在最热的下午时分,终于赶到了芝川镇,并被路牌引领到了太史祠景区。天下的景区都在扩建,扩建得大而无当,明明已经走进了景区,却看不到太史祠在哪里。开电动车的女孩把我们带到了芝阳桥边,车就开不过去了。不过,这时候终于能看到太史祠了。女孩说,只有九十九级台阶,爬上去很容易。我看看那座小山头,高高峻峻的,哪里像九十九级台阶的样子?

  在绿竹掩映中,走上了芝阳桥。只用了一刹那,我的心就沉静下来了。

作者  | 2016-7-30 22:29:40 | 阅读(4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藜杖铭

2016-7-24 16:59:26 阅读46 评论0 242016/07 July24

藜杖铭

昔人以藜为杖,取其坚轻易来。

苗是荒年之食,干有倔强之材。

可借扶持之力,不费分文之财。

我今持之在手,再三回味感怀。

若能用之惜之,必然寿至百载。

休言凡草无貌,也具蛟龙姿态。

又云:

我有青藜杖, 本从田野来。

今年偶病足, 对此不开怀。

作者  | 2016-7-24 16:59:26 | 阅读(4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山西省 运城市 天蝎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