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顺民兄的《天下农人》  

2015-12-09 18:36:51|  分类: 随笔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读顺民兄的《天下农人》 - 清凉明心 - 河东明心斋

 

  读顺民兄的《天下农人》




  前几天在运城见到鲁顺民,他说自己的《天下农人》已经印出来了,样书正在寄往太原,等见到书后就给我寄一本。我说你以前是不是找过一篇《问水山西》,后来找到没有?如果没找到的话——我找到了!顺民兄的反应倒是挺平静:找到也没用了,书已经印出来了。
  顺民兄当初编这部文集时,有些文章的电子稿已经找不着了,就让我帮着找,因为他以前经常把电子稿发给我看。多年了,我的电脑也坏了几个,资料虽然辗转保存,但也弄丢过不少。他要找的《问水山西》没找到,却找到一篇《失忆的蛟龙》,他当时就大喜过望,因为他把《失忆的蛟龙》给忘掉了。前不久,我在电脑里乱翻时,却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文件夹里,见到了那篇《问水山西》。虽然书已经出来了,还是把这篇发给了他——毕竟也是呕心沥血之作嘛。
  和顺民兄认识十几年,见面也不过十次左右,实在算是古人所说的“倾盖如故”。当初,他是《山西文学》的编辑部主任,我是个投搞者。我又弄了个“清凉茶社”网站,他也把稿子传给我。这样,在网上的联系就比较多了。他曾经把一堆稿件发给我看,我回邮件说某几篇比较好。那某几篇,WORD文件署名是LSM,我回了邮件之后才醒悟过来,所谓的LSM,不正是他姓名的拼音缩写嘛。大概就是个缘故,两个陌生人对上脾气了。另外,鲁顺民是个工作负责的人,你给他邮箱投稿,他一定会回复的,喜欢就说喜欢,不喜欢就说不喜欢,直率得很,这也让我敬重他。
  后来的敬重,主要是看文章看的。比如那篇《失忆的蛟龙》,是调查农村老年人自杀问题的。说是文学作品也行,说是调查报告也行,是认认真真地通过实地调查走访所得,另外还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,把书上所读和眼前所见融汇到一起才行。更重要的,是他对家乡那片土地和那群农人有深深的感情,才肯大费心血和手脚。记的当时读完后,我曾在QQ上说这文章是用“脚”写出来的。发出去以后便后悔了,“用脚写”还可以理解成骂人的意思,别让他误会了。幸好,顺民兄没有理解错。他写的那一组“晋绥土改田野调查”,我忘了是从电子稿读的,还是从哪个杂志哪个网站读的,读的时候,一次一次地心揪。虽然没有落泪,但心确实是疼痛得纠结到一起了。文中有一处写到菠菜籽,我虽然生长农村,却没有见过这东西。后来,我家院里的菠菜结籽了,正好手头有照相机,就拍了个特写,认真看了看菠菜籽上的棱角和刺,心里想着鲁顺民文章中那个残酷的情节。我不喜欢从理论高度看问题,只喜欢看具体的故事。那一群想分浮财的穷人,把菠菜籽和其他尖利东西铺在地上,脱了地主的上衣,拖在地上拉。这样不过瘾,还在肚子压个磨盘,磨盘上坐个人,三下五下,就把一个人整死了。我不是没心没肺的人,看了这故事就感到疼痛了,我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。记的以前上初中时,老师曾带着兴奋的语调,给我们简单介绍当年的土改:所谓“苗子会”,就是用长矛把地主捅死;所谓的“石头会”,就是用石头把人砸死……当时觉的,地主们是坏人,罪有应得,死有余辜,没觉的有什么不对。再到后来,听老人讲,某某某抽大烟破了产,躲过了土改,划了好成份;某某某勤俭节约,被土改了,成了地主富农……这历史啊,叫人说什么好?
  王家岭的事,听顺民兄口头讲过几次,大意是采访是有技巧的,办法用对了,才能得到有用的信息。文章以前却没读过,这次在《天下农人》中才认真读了。其中有一段,某电视台记者去了现场以后直接就问:“到底死了多少人?”一下子就把采访对象难住了。顺民兄和他的几位同伴,却是带着极大的爱心、耐心和一点点技巧,倾听着,提示着,打开了被救工人的话匣子,得到的不仅仅是事故本身的信息,还有工人们的人生阅历和内心世界。好像本来只想摘个桃子吃,结果别人把整个桃园给赠送了。我是在媒体工作的,从这里也算是学了一招。
  《天下农人》这本书,就像过去的戏曲演出。前边是开锣小戏,越到后边越精彩。我读第一篇《河流四章》时,心里头直笑,顺民兄一条金嗓子,最爱唱民歌,他写这个,就像是给故乡的黄河唱一段,致敬一下。《七九河开》也还是这样,唱一段不行就再唱一段。《改革初年记》《向一九八0年的麦子致敬》《一桩不幸的事情》《1992年,我们的蓝皮户口》都和家事有关,和自己的成长有关,读来温馨,让人想去他家看看。然后有几篇,大都和死亡相关,读的就点伤心了。乡愁,应该是从某些人的死亡开始的。如果大家都不老,都不死,什么都不变,那还愁个什么?像《自家的新院,别人的旧居》,就是一部大戏了。这文章我以前就读过,也是读得百般伤心。不过,当时读的牛友兰牛荫冠故事,似乎是顺民兄写的另一篇,比书中收录的这篇详尽得多,牛荫冠牵着他爸的牛鼻子游街时,我读得几乎崩溃了。心里也曾想,假如换成我,老子有死而已,绝不干这样的事。再往后读,大戏小戏,小戏大戏,然后是一部接一部的大戏!什么文字功力,什么文学技巧,不管了,只看内容就足够震憾了。要知道,有些内容是别人不敢碰不敢写的,甚至不敢回忆不敢说的。顺民兄敢碰这样的题材,敢倾听并讲述这些故事,我只能合掌赞叹:功德无量!功德无量!他没有小题大作,没有借题发挥,他只是让人知道,当年是这个样子的。
  顺民兄是职业作家,也是文学刊物编辑(现在是主编了),成天写稿子编稿子,对文学写作的研究当然也是很下功夫的。我和他见面不多,见了面,他就爱讲段子。那些脱口而出的小段子里,包含着很多文学表达的技巧,力求不平淡,出效果。我不爱讲,只爱听,听得也有趣。其实在他的书中,一些“小戏”类的文章,还能看见他那些表达技巧,而“大戏”中几乎不见什么技巧,大巧若拙,随意挥洒,无招胜有招,但却最受看了。书中很多文章虽然以前都看过,现在重看仍然会感动,会震憾,会引起思考。相信别的朋友也会这样。(王振川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