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白蛇吐信  

2015-12-18 19:25:19|  分类: 虚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白蛇吐信 - 清凉明心 - 河东明心斋

 

  尔时,小白正在草丛里快速游走,她的目标是一只大青蛙。
  她还太小,成天吃虫子,遇见一只肥肥的青蛙不容易。如果能一口吞掉青蛙,那就说明自己长大了。
  “呀,蛇!”
  她听到小男孩的声音,回头一望,吐出长长的信子,威胁了一下。
  那边,青蛙扑通入水了。
  小白扭回头,看了看池塘水面溅起的涟漪,有点生气。于是,再次回头,向那小男孩吐了吐信子。


  小男孩正是海沙弥。
  他穿一件破旧的灰布直裰,是用师父的旧衣改的。不过,看上去挺喜兴的。手里拿的,是薄薄一册《金刚经》。
  “我叫你小白吧,和我做朋友,好不好?”
  海沙弥在草丛边蹲下来,饶有兴趣地看着小白。小白这时候其实听不懂人话,只知道小男孩开口说话,不知道他说的是啥。于是,仍然吐了吐信子,威胁一下。她最怕的,是被这小男孩抓起来。
  “我把你带回禅房去玩,可以吗?”
  海沙弥伸出了右手。他也还太小,不和道蛇是可以咬死人的。
  小白怕极了,嗖地一声,钻进了草丛深处,再嗖地一声,钻进了自己的洞穴。
  “我一定会找着你的。”
  海沙弥不再寻蛇,拿起经书,大声地念了起来:
  “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舍卫国……”


  圪哇,圪哇。
  青蛙在水中隐藏了一会,觉的没事了,便跳上荷叶,快活地叫了几声。海沙弥伸头看时,青蛙又跳上了另一片荷叶。那两片荷叶都还在晃动着。
  小白在洞里也听见了,悄悄钻了出来。
  “我叫你小青吧,过来和我玩儿。”海沙弥又向青蛙伸出友谊之手。
  圪哇,圪哇。
  小青其实也听不懂人话,但他知道,人是会说话的。
  小白在草丛里悄悄穿行,想避开海沙弥的注意力,直接奔袭小青。最后,她发现小青趴在池塘里头的荷叶上,够不着,便叹了口气。
  “我想和你们做朋友,为什么都不理我?”
  “你们再不理我,我就念经了!”
  “我念经给你们听,好不好?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舍卫国……”
  小白和小青,反正是听不懂。一个圪哇圪哇,一个吐信子。


  春去秋来,海沙弥早就把经书背熟,不用拿那个小册子了,他换了一件新直裰。
  “小青,小白,你们出来听我诵经。”
  “小白,小青……”
  小白和小青其实都已经很累了,天冷下来,他们就要冬眠了。
  “你们如果不喜欢诵经,那我给你们唱经好不好?”
  圪哇圪哇,小青算是答复了。
  嘶,嘶,这声音虽然太小,但也算是小白的答复。小白就是吐信子的嘛。
  海沙弥大声唱了起来。如果让人类听起来,海沙弥的童声唱诵是极其美妙的: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


  小白的眼角忽然湿了一下。她虽然听不懂小男孩在唱啥,但她记住了这些音节。冷冷的蛇心好像春冰解冻一样,咔嚓响了。
  小青也还是听不懂,但他一时间忘了小白的窥伺,扑的一声跳上岸来。草丛里,应该还有飞虫可以捉,那是他和小白共同的食物。
  “我爱你,小青!”
  小白听见自己心里有个人类的声音,不知说了声啥。
  随即,她看见了送上门的青蛙,一张口,就把青蛙吞了进去。
  成功了,从今天起,我不是小白蛇了。我是,大白蛇!
  吃青蛙原来这样痛苦,她忍不住扭起了身子。
  海沙弥还在唱: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


  “小青,小青!”
  海沙弥发现小青不见了,他明明看见小青跳进草丛里的。
  “小白,你看见小青了吗?”
  小白仍然痛苦地扭动。她害怕极了,这时候,小男孩如果动手打她,那青蛙一定会吐了出来。
  “小白,你生病了?”海沙弥蹲了下来,认真地看着小白。
  小白哀怨地看着小男孩,她甚至不敢再吐信子,害怕激怒了这孩子。
  “你吃什么了?这么难受。我给你掏出来吧?”
  小白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摇头,仿佛摇一下,就表示“不”。
  “天冷了,你慢慢爬回自己的洞吧。让你妈妈照顾你。”
  海沙弥伸出手,远远地虚虚地安抚着小白,他没敢把手挨住蛇身。
  其实小白不想动,她想静静地躺在草丛里,等待着小青被消化。
  “我继续唱经给你听,好不好?”
  小白不可思议地把头点了一下。
  “如果你喜欢,我天天出来给你唱经。除非……除非是下大雪!”
  “其实,下雪的时候我也可以出来。但天一冷,你就该冬眠了,对不对?”
  小白的眼角又湿了。她把头低低地伏下,把身子盘在一起。
  海沙弥唱得很温柔: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


  春暖花开。
  小白从洞里出来,身子已经长大了不少。它游走到池塘边,水面也已经解冻。
  看见一群一群的黑色蝌蚪。
  “这么多小青蛙啊,慢慢长着吧,夏天再吃。”去年的那只青蛙,让她消化了好久,确实得益不少。
  她想发出点声音,把海沙弥从房里喊出来,但她吐信子的嘶嘶声实在是太小了。
  “你是小白,你长大了,真可爱!”
  海沙弥如期而至,他特意地为小白唱: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
  嘶!嘶!
  小白开心地吐了吐信子。


  “麻花吃不吃?”
  海沙弥伸手拿出一小截麻花。人类的食物,小白是不吃的。
  小白又不可思议地摇了一下头。
  “我就知道你不吃。”海沙弥把麻花塞进自己的嘴里。
  “我想明白了,去年的小青是你吃的。你们蛇是吃虫子的,他们青蛙也是吃虫子的。但你们蛇同时也是吃青蛙的。”
  “你要想办法做人呀,做了人,就不用吃虫子和青蛙了。吃那些多恶心呀。”
  小白好像听懂了一点点,惭愧地低下了头。
  “从今年起,我要背诵《法华经》喽!你还听不听?”
  小白不可思议地点了两下头。第一下表示同意,第二下表示激动。
  “你真是条好蛇!”
  小白的心里又咔嚓响了一下。她明白了更多,小男孩是在夸奖她呢,夸奖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  她激动地、激动地,爬上海沙弥的脚背,深深地、深深地,亲了一口。


  一晃就是五百个春秋。
  小白蜕了无数次的皮。
  她没有离开原来的地方,她坚信,小男孩会变成别的样子回来的。
  那年,她一开心就咬了小男孩一口,小男孩痛苦地昏厥。
  中间小男孩曾经醒过来,艰难地说:“小白,等我伤好了,就来看你。”
  再后来,老和尚、大和尚、不大不小的和尚,一群人跑出来,抱走了小男孩。
  大家都在惊呼:“海沙弥,海沙弥。”
  小白记住了小男孩的名字,然后疯狂逃窜。
  海沙弥死了,无墓无塔,烧成灰,撒在后山的树林里。
  小白每天都去后山树林找吃的,她已经能吃比青蛙更大的东西了。另外,她也陪伴海沙弥。

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
  她的心里,一直回响着海沙弥诵经唱经的声音。那声音让她沉醉,也让她觉悟。
  日子久了,她明白了,原来海沙弥唱的这叫佛经,又叫《金刚经》。
  她的内心,已经噼噼啪啪响过无数次了。每次响的时候,都会发出微弱的金色光芒。
  她知道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地聪明,不是一点一点地变老。
  小白享受着这种聪明。
  不,不是聪明,是智慧。
  不,不是智慧,是般若。
  再多,小白就不懂了。


  海法师住进小院的时候,小白立即就感应到了。
  小男孩回来了。
  这个青年和尚瘦瘦高高的,一脸威严,一身挺拔。
  小白暗暗地笑,他还挺帅!
  不过,当海法师发现院子里居然住着一条巨大白蛇的时候,他立即跳了起来,抽出了自己的戒刀,严阵以待。
  小白还是怕人类的,嗖地一声,逃!
  她爬到远处的一棵大树上,回过头来,嘶嘶地吐了吐信子,观察着海法师。
  海法师一脸的惊恐,一脸的愤怒。他生气的样子,还真是可爱。
  不过,没有小时候可爱罢了。
  海法师把戒刀装回鞘子里,双手合了十,好像在低头忏悔。他还记的以前的经文吗?

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
  小白心里又响起了海沙弥唱经的声音。
  我要把这声音放大,让他听见自己小时候的声音。
  小白不懂,人类的寿命只有几十年。海沙弥死了之后,已经转世多次。现在的他,并不等于长大后的他。
  不过,小白已经有了一点点智慧。
  她终于学会放大内心的声音,让海沙弥的唱经声在山林里若有若无地回荡起来。
  伴随着唱经声的,是一缕一缕闪烁不定的金色光芒。
  好好听、也好好看呀!

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
  海法师晚上坐禅的时候,总能听到山林里回荡的金刚般若波罗蜜,那样熟悉,那样美妙。
  没有尘劳,没有烦恼,天真无邪的童音,或者是天籁,或者是梵钟,或者是,西方世界的迦陵频伽。
  推窗远望,山林中金色闪耀,仿佛应和着唱经的节奏。从没有见过这种光辉。
  感谢佛菩萨的加持,这里就是圣地啊!
  终于有一天,他悟透前缘了。
  以前有个海沙弥,有个小白,还有个小青,就生活在这个院子里。
  院墙倒了可以再砌,房子坏了可以再盖。五百年了,小白一直没有离开。
  因为自己说过:“小白,等我伤好了,就来看你。”
  转世多次,脚上没伤了,心里的伤还在。怕蛇,也怕一切和蛇相像的东西。
  “她对我有情,我一定要度她。只有度了她,我才不会怕蛇。”
  “若卵生,若胎生,若湿生,若化生,若有色,若无色……”
  海法师强忍着内心的恐惧,念着《金刚经》,走向后山的树林。
  小白看见了,开心地迎了过去。


  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我答应回来看你。”海法师其实还是退缩了一下。
  嘶,嘶!小白向前一点。
  “现在,我回来了。我是具戒的比丘,我首先为你说三归依,可以吗?”
  嘶,嘶!小白点了两下头。第一下表示同意,第二下表示激动,还是老样子。她不知道三归依是啥,但她能听懂一点点人话了。
  “归依佛,两足尊;归依法,离欲尊;归依僧,众中尊。”海法师一手持念珠,一手摸着戒刀。
  小白拜伏于地,连连点头。看样子,她接受了三归依。
  “以后你要好好修行,来世成就人身,给我做徒弟,可以吗?”
  小白摇了摇头,小心地向前。
  “畜生道太苦了,你应该早点离开。”海法师又退一步,握紧了刀柄。
  小白还是摇摇头。她慢慢爬了过去。
  海法师吓得连连念佛。他颤抖的右手,带动着戒刀一起颤抖。
  小白已经学会流泪了,她的身躯也已经足够庞大。她流着滚热的泪水,用庞大的身躯把海法师缠绕起来,海法师没有来得及拔出戒刀。小白缠绕、缠绕,越缠越紧。
  她内心里有个清晰的人声:“小海,我爱你,从此我们永不分开。”
  就像当年吞掉小青一样,小白也把海法师一口吞掉。
  尔时,海法师已经拔出了戒刀,但他犹疑了一下,将戒刀丢开了。然后,自己就被吸进了蛇口。
  小白痛苦地扭动,扭动。过了许久,许久,她发出了小男孩那样的美妙童音: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…


  又是五百年沧海桑田,人间开始流传《白蛇传》的故事。
  故事里多出一个许仙,不知道是什么来历。
  有些高人爱考证。他们说,许仙是当年的小青变的,但白娘子身边的小青又是谁变的呢?
 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,小白当年吞吃过很多青蛙,可能都叫小青。
  金山寺的法海禅师,大概就是海沙弥变的吧。
  有人说,法海没有小时候可爱了,他不懂得爱。
  也有人说,那老和尚天天坐在雷峰塔边唱经,声音跟梵钟似的,可好听了。
  只有白娘子自己知道,海法师和海沙弥是一样可爱的。至于老法海,也许他已经不懂得爱了,但他懂得慈悲。
  那年那月,那条畜生道的小白蛇咬死了自己的小朋友;那年那月,那条长大的畜生又吞掉了自己的归依师父。
  白娘子明明白白地记的,师父是自己扔掉戒刀的。是怕扎着自己吗?
  塔外那老和尚,依旧在唱经呢:
  如……是……我……闻……一……时……佛……在……舍……卫……国…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