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惦记中的空心挂面  

2014-12-01 18:06:02|  分类: 生活杂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(前一阵云苓给我约稿,我就写了一篇《惦记中的空心挂面》,后来发在黄河晨报“大河湾”专栏里。今天,云苓打电话说,前几天她回老家三原了,发现原来《舌尖2》介绍过的空心挂面就是她们村的,她表哥做的挂面最好。这次带了几把,分给我一把尝尝。真是殊胜的缘份!挂了电话后和云苓汇合,除了挂面,还有两根三原产的咸胡萝卜,一小瓶豆豉,一瓶特殊工艺制作的菜籽油。和云苓喝着咖啡,聊了半天。感恩,十分感恩。缘份,殊胜缘份!得个好吃的就这么高兴!呵呵。)

惦记中的空心挂面 - 清凉明心 - 涵泳斋

 

惦记中的空心挂面 - 清凉明心 - 涵泳斋

 
  惦记中的空心挂面

 

  前几天从超市买了三束挂面,每束一公斤,分别是玉米味、胡萝卜味和绿豆味。老婆责怪我为什么一下子买这么多,我说反正总要吃,又不怕坏。其实我钟情的,不是超市里卖的这种挂面,而是《舌尖上的中国2》里头介绍过的空心挂面。
  以前并不爱吃挂面,偶尔买一点应急,但往往在冰箱里放几个月也吃不完。自从那次在电视上看《舌尖2》,一下子就喜欢上挂面了。那种空心挂面,是陕北的老农制作的,黄土高原上生产的小麦磨成面粉,经过好几道复杂的发面程序,最后挂在院子里,让高原的阳光痛快地曝晒。因为经过发酵程序,做好的挂面自然呈现出空心状。
  我很喜欢各种传统的民间工艺,这些看似复杂又看似简单的工艺,包含了咱中国老百姓几千年的智慧和辛苦,是咱浓浓的中国味儿。没什么道理,我就是喜欢。陕北的空心挂面也是如此,陕北高原的大背景,古老的房屋,古朴的人物,自然就带着一种美感。至于那黄土地中长出的麦子,温暖阳光和清新空气晒出来吹出来的干面条,也不必说了,肯定是阳光得很,养生得很。
  对着电视上的陕北挂面向往了半天,想象了半天,忽然又想到了咱们的河东。咱河东的土壤、阳光、空气、历史、文化,比他们那儿强多了,难道就晒不出那样的挂面?一想还真是,前不久其实看过我们电视台做过的一个片子,介绍的也是空心挂面,地点是永济的常营。那挂面也是农村里的传统制作,面和好后,经过几道发酵程序,最后晒出来是空心的。不过,人家《舌尖2》是大制作,介绍的片断虽然不长,但一下子就把那个气氛烘托出来了。咱们本地的片子要老实得多,只是介绍一种普通的农副产品,看完后竟没能产生想吃的冲动。不过,沾《舌尖2》的光,合理地想象一下,他们陕北的挂面只是片子拍得好,要讲味道,咱河东的特产一定是更好的。
  人脑子里储存的信息其实挺多的,又回忆了一下,记起夏县一个朋友,曾说他们那一带的鲁因村传统上也生产挂面。我心想,如果是传统的生产工艺,那一定也是空心的。过了没几天,和这位朋友碰到一起喝茶,向他问起,他滔滔不绝地介绍了半天,没错,就是传统工艺,就是空心的。后来,遇见另一个朋友,他介绍说,盐湖区的金井一带,过去好像也擅长制作挂面,是不是空心的则不知道。但我推测,如果是传统工艺,那肯定是空心的。这东西和蒸馒头是一个道理,只要把面发起来,里头肯定有泡泡,有泡泡就肯定会变成空心的。
  有一次去永济,本来想好了要去寻访常营挂面。但一来天气太热,二来时间太短,三来听说冬天才是生产的季节,只好先打道回府。后来又想去夏县鲁因寻访,也未成行。不过,有一次我在街头散步的时候,偶然步入一家土特产店,看见了精心包装的空心挂面,是夏县的特产。问了问,一盒里头是八把,三十几块钱,听起来不算实惠。盒装的,一般都是送礼用的。咱自己吃,还是买散装的比较好。后来在我们家门口的一家小超市,也看见了同样的盒装产品,我盯着它看了半天,想想还是算了。最后有一次,我让服务员把盒子打开,仔细研究一下,发现只是细细的十把,吃不了几顿,又没买。其实,成天买重庆人做的鲜面条,一顿也吃两三块钱。几十块钱买一盒其实也算不了什么,但就在过日子心态的驱使下,一次又一次拒绝了那种盒装的产品。
  有时候和朋友们说起来,他们也不理解。街上买鲜面条这么方便,为什么总要惦记挂面?商店里挂面那么多,为什么总要惦记空心挂面?既然那么惦记,为什么还总嫌人家的包装不合适,价钱不合适?其实这个道理说不清道不明,只是一点点生活的趣味。我惦记的其实是那干面条里蕴涵的温暖阳光和清新空气,它晒的阳光总比鲜面条和机制挂面多吧?惦记的只是咱中国老百姓千百年来的一点点传统。在工业化商业化的时代,咱们那一点点传统是越来越少了,难道不值得惦记?
  其实我惦记的也不只是挂面。有一回惦记永济的张营米醋,打电话买了两大壶,托公共汽车捎了过来。最后分了送人,自己也没喝几口。有一回惦记芮城的柿子酒,托表弟买了一壶,让我父亲给喝了。还有一回是惦记汾城的小米醋,结果到汾城后发现极便宜,买了一壶,后来也拿回乡下老家了。我老婆惦记的是我妈腌的咸韭菜,每年都要拿几瓶来吃。还惦记过乡下表妹家的纯正蜂蜜,比任何地方卖的都好。
  惦记虽然多,但也就只是个惦记而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