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东天月上(旧文重贴)  

2013-07-21 14:39:24|  分类: 随笔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东天月上


  八月十四的傍晚,闲闲地坐在故乡小院北屋外的台阶上,看见我家的月亮从邻居家的黑色桐树冠里缓缓透出了金光。
  这到底算是金光?银光?或者是玉光?
  它是那么的明亮耀眼,好像刚刚清洗过,打磨过,焕然一新地来迎接自己的节日。当然我知道,月亮总归是月亮,它没有什么变化。空气浑浊的时候,月亮就昏暗;空气清净的时候,月亮就明亮。就和我们的心灵一样:心念杂乱时,人就糊涂;心念专注时,人就灵敏。
  这时的月光还没有照亮大地,院子里亮着一颗电灯泡,照得那几朵月季花也透出娇娇的亮色。大椿树的叶子已经开始掉落,洒在院子里,显示出秋天的一点颓唐。两棵小枣树,结了不多的果实,此时仍挂在树上。枣树下,有两丛躺着的菊花,却还都没有开放。菜畦里,杂乱地长着些辣椒、芫荽,正是能采能吃的时候。
  母亲坐在灶边,时不时地往灶膛里塞着果树枝,锅里蒸着的,是馒头。下午,母亲曾蒸了一锅香喷喷的肉包子等我来吃。我回到家的时候,肉包子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呢。听说我不吃肉了,母亲和父亲顿时失望起来,好像做了件错事。其实几个月前,我给他们说起过不吃肉的事,但在他们的印象里,我一直是个肉食动物,看见肉两眼发光,吃起来狼吞虎咽。这种深刻的印象持续了三十几年,要想一下子改变过来,还是很难的。
  就在我看月亮,母亲蒸馒头的时候,父亲忽然想起了南屋里的“三白瓜”。这是一种很特别的西瓜,皮是浅绿色的,瓤是浅黄色的,籽是浅褐色的,味道是极淡的。农村里习惯把浅色称为“白”,所以这种瓜便得了一个“三白瓜”的名字。因为皮儿厚,这种西瓜可以挨过夏天,一直储藏到秋天,所以便成了中秋节的佳品。父亲说,“三白瓜”是可以入药治病的。至于治什么病,他们也不清楚,不外乎是“败火”吧。
  我把瓜切开,一人取了一牙来吃。凉凉淡淡的,几乎没有甜味,但吃到肚里很受用。瓜籽挺大,可以晒干了嗑着吃。
  父亲的一位朋友来了,他也吃了一牙瓜,然后约父亲去另一家去参加“茶会”。这是父亲进入晚年后的一大享受,村里有一班朋友,喜欢喝茶、喝酒、下棋、品尝美食、欣赏蒲剧,有时也交流点类似《东周列国》《治家格言》的学问。他们探讨的话题,有时很古怪,冷不防真能把许多人难住。记得有一次,我听见一人问另一人:“五福临门的五福是哪五个?”我听了,立即庆幸人家没有问我。
  父亲开着老摩托车,突突突地走了。我吃完了瓜,洗了手,继续坐着看月亮。
  忽然间想起了郁达夫的一篇小说《碧浪湖之夜》,小说中的清朝诗人厉鄂,纳了一房美丽的姨太太,他给她取了个别号叫“月上”。当时读小说的时候,我疑心“月上”二字有什么典故。因为在我的印象中,月亮刚升起来时,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地方,而且,给美人取“月上”二字,念起来也不一定好听。
  这时,我重新审视这中秋前一夜的皎洁月轮时,忽然觉得“月上”两个字,其实是很好听也很好看的。它的圆满,它的明亮,只有经过仔细审视才能有真正的感觉。
  而且,读了几年佛经的我,也明白了“月上”二字的来历。有一部《月上女经》,讲的是名叫“月上”的美女,发菩提心,变成“月上菩萨”的故事。那篇经文,写得很美,也很壮观。“月上女”像武侠小说中的绝代高手,在见佛的路上,遇上佛的几大弟子,一个一个地来提问刁难,好像武侠小说中的“挑战”。“月上女”会者不忙,一个一个地应战,不仅打败了佛的几大声闻弟子,连著名的几位菩萨也不是对手。最后,“月上女”来到佛前,一遍一遍地供养,一遍一遍地发愿,得到了佛祖的赞叹,她也由一名普通的善女人,摇身一变,成为“月上菩萨”。
  这时东边天上的皎洁月轮,也许就是“月上菩萨”吧。
  (明心斋 2003年9月11日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