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纺线的韵律  

2011-02-19 08:03:17|  分类: 随笔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婆昨天下班回家,在十字路口看见一位年老痴呆或者疯癫的老太太,坐在那里,十分娴熟地做着纺线的动作。

今早老婆一谈起这话题,我忍不住就想模仿那动作,因为太熟悉了,又太悠远了。不过,老婆的动作更快,放下喝豆浆的碗,就开始比划起来。

小的时候,看的最多的场景就是奶奶辈和妈妈辈的妇女们纺棉线。冬天是在炕上,纺线的坐在靠窗的比较明亮的一头,孩子们则在比较暗的另一头玩耍。一方是静静的,一方是闹闹的。有时候,特别是和奶奶们在一起时,小孩们会特别要求尝试一下纺线,奶奶们明知道小孩们弄不成事,但也会宽容地指导一下,示范一下,然后让开地方由孩子们胡闹一下,她自己则趁便休息一下。妈妈们的脾气要稍烈一些,孩子们捣乱多了,她是会嗔怪的。也许,她们会认真地指导女孩子们学纺线,但我们那个年龄的女孩子们,几乎没有发现谁学会纺线的,因为很快就不需要做这个活了。

印象比较深的一次看纺线,是和堂弟在老师家的炕上。我们的女老师平时是很严肃的,爱打人,但我和堂弟是她的亲戚,所以有一次星期天,她邀请我们到她家里写作业。我和堂弟就在炕上较暗的一头写作业,她在较亮的一头纺线。当时我被剃了一个光头,很不好意思,所以坐在温暖的炕上,也不肯摘掉棉帽子,很快脸上就有了汗。老师说,你把帽子摘了吧。我说我剃了个和尚头,不能摘。她说,不要紧,摘了吧。于是我摘了帽子,她看了一眼,笑了笑,继续纺她的线。

夏天的夜里,大家都到巷子里乘凉闲谈,所有的成年女人们都把纺车搬到了巷里。于是,男人们的抽烟闲话,女人们的纺线闲话,孩子们的打闹乱跑,成了巷子里极热闹的交响曲。

我记的晚年的姥姥曾经感慨万端地回忆起她和某某女伴的少年友谊,说她们两人某次在一起纺线,纺了好久好久。

还记的一位爷爷辈的人说起填写家庭表格,说起母亲的职业或者成份时,他建议填写为“在家纺织”。我们小孩子听了,都是愣愣的,认为我们的母亲都是光荣的公社社员、生产队员,为什么要填写“在家纺织”?

对纺线动作的印象加深,是一篇课文,好像是吴伯箫还是谁写的延安大生产运动,说纺线的动作像太极拳的“白鹤亮翅”。学课文的时候,其实并不懂“白鹤亮翅”是什么样子,但觉的这个比喻挺好,不仅深深记住了纺线动作,也向往起了“白鹤亮翅”。今天又复习了一下这个比喻,左手向后徐徐扬起,右手在前边转着小圈子,难道就是“白鹤亮翅”?这算是哪门子“白鹤亮翅”?不过,两手的速度要配合得当,要快都快,要慢都慢,也算是有太极的味道。而且,左手抻着棉线的劲头,不能大也不能小,必须匀匀的,松松的,合合适适的,也算是高明的太极劲头。

回头再说说那位在十字街头痴迷着纺线的老太太,她该是过了怎样一个勤劳的人生?纺线的动作成了她最深刻的生命记忆。如今,她又是抱了怎样的人生遗憾?非要沉在过去才能展现自己的精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