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票友版群英会》(旧作)  

2011-11-02 09:44:22|  分类: 虚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《票友版群英会》

 

  (甲)


  “喂喂喂!各营注意啦!”甘宁手持黄铜喇叭,骑着高头大马,在吴军陆营里巡视喊叫,“今晚都督召开宴会,欢迎老同学蒋干先生。要求各营一律穿银甲绣袍,并且准备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,大家注意准备,有违令者,斩!”
  “周都督今晚将在宴席中清唱京戏,请各位注意观赏!”……
  那边厢,凌统乘了一只小船,也是手持黄铜喇叭,在水军中宣传。
  听见命令的吴军将士纷纷议论,说好长时间没听过周都督串演的叶派小生了,还有老军洋洋得意地讲,自己曾经听过周都督串演的梅派青衣呢,还有人说自己听过周都督的言派老生。一时间热闹非凡,军士们都翻箱开囊,找自己的银甲绣袍。
  孔明在自己的小船里,听得此消息,不由地微微一笑:“公瑾风流,乃至于此!”不由地喉痒,悄悄在船舱里“嗯喷嗯喷”“啊啊依依”地练了两声,是怕万一在晚会上被点出来演节目,好有个应付。孔明的京戏水平一般,只会唱两嗓子马派老生。

  (乙)

  宴会终于在华灯初上时开始了。东吴方面的将军们,谋士们,嘉宾诸葛亮等,都先后进入大帐落座。几十个服务员上下穿梭,布酒上菜。几十个乐队人员和歌手舞伎都坐在大帐的一侧,准备表演。
  最后,周瑜一挑帘从后帐出来,大家眼睛都是一亮:周都督今天面敷薄粉,身穿绣袍,头戴金冠,上挑两支野鸡翎,真是儒雅秀美,英气非常。(注:三国时候英俊的男人常常敷粉,据云就是咱们今天吃的面粉。)
  周瑜冲大家微微一笑,点头示意,满帐中人不由自主地鼓掌欢迎。周瑜说:“来来来,大家先起来,随我一起出帐迎接蒋先生。”

  (丙)

  “啊,子翼良苦,远涉江湖,敢是为曹操做说客耶?”周瑜面带笑容,前半句用普通嗓音,后半句用叶派小生的韵白,冲蒋干来了这么一句。
  把蒋干闹了个大红脸,连忙拉住周瑜衣袖说:“公瑾,你用大白话说好不好?我受不了这个调调儿!”
  周瑜一抓蒋干的手腕,恶狠狠地说:“我是说,你是不是奉了曹操命令,劝我投降来啦?”
  “咳咳咳,有这么说话的吗?咱们是老同学,多少年没见面了,今天你作了都督,我都不能见你叙叙旧了吗?”蒋干口是心非地说。
  周瑜换了一付明媚灿烂的表情,用梅派旦角的韵白说:“既然如此,子翼兄,随我来呀!”说完拉起蒋干的手就往帐中走。
  蒋干觉得骨头根上发冷,往后一缩,说:“干什么干什么?”
  “吃酒用饭哪!”

  (丁)

  进帐落座,周瑜把脸一寒,说:“今日是我同窗故友蒋子翼来访,但叙朋友交情,不及国家大事。甘兴霸何在?”甘宁走上前一走:“末将在!”
  “本督赐你宝剑一口,以为监酒令官。妄言国家大事者,斩!有酒不饮者,斩!不唱京戏者,斩!”
  “得令啊!”
  “慢慢慢慢,都督,我不会唱啊!”鲁肃急了,上前压夺过甘宁的宝剑就想给周瑜交回去。周瑜把眼一瞪:“子敬,上次我不是教你唱了两段《文昭关》吗?”
  “都督有所不知,你教我的是谭富英谭老板的唱法,现在《文昭关》都按杨宝森老板的唱法来,我是一句也不会呀!”
  “本督特许你唱谭派,任何人不许议论。”周瑜笑了,示意甘宁把剑拿下去。
  鲁肃还是不自信,说:“那我就先唱吧,早唱早安心,要不到后边越发地不敢唱了。鼓师琴师,起过门啦。”
  帐下的乐队早等的不耐烦了,鼓点一敲,琴师便拉起了二黄慢板的过门。鲁肃一摆手:“停!不唱二黄,给我拉西皮快板,我这两下子,能唱二黄吗?”
  乐队拉过门,鲁肃起唱:“过了一朝又一朝,心中好似滚油浇。腰间枉挂三尺刀,不能够报却…………”
  “子敬,快把腔落下来啊!”周瑜一听急了,鲁肃的一个“却”字唱了半天也落不下来,只好停下来说道:“对不起,我唱错辙了。重来!”这次唱得是“过了一天又一天,心中好惟滚油剪。心中枉挂三尺剑,不能够报却父母冤。”
  说实话,鲁肃的嗓子唱潭派挺不错,大家给鼓了掌,然后是开饭。

  (戊)
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周瑜的狂劲上来,喝道:“来,换大杯伺候!”最后一个“候”字拖得长长的,而且说完一甩袖,乐队们都是周瑜的老朋友,知道都督这是叫板开唱了。周都督即兴演唱,一般都是现编词,乐队不好伺候的,只好随便拉了一个西皮原板。
  周瑜一摸野鸡翎,开口唱道:“人生聚散实难料,今日相逢会故交。群英会上当醉饱,畅饮高歌在今宵。”
  帐下一片叫好声。周瑜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继续唱道: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眼望中原酒自消。”
  蒋干却听出味道来了,心想不对呀,他这句词里有所指啊,我得应一声:“都督,这北酒性暴,有些难饮哪!”
  周瑜冷笑一声,唱道:“暴酒难逃三江口!”
  蒋干又说:“这顺流而下,可是醉得快呀!”
  周瑜把眼一斜,唱道:“顺流而下在那东海飘。”
  帐下又是一片叫好。周瑜唱罢,对甘宁说:“我醉了,下去歇息片刻,你让他们一个一个挨着唱,谁不唱就砍头。”

  (己)

  甘宁拿个剑凶霸霸在逼着大伙唱,黄盖没办法,只好唱了两句“将士英豪”;凌统唱了两句“力拔山兮”。轮来轮去,就轮到嘉宾诸葛亮了。
  孔明会唱两几段马派,本来不想在这种地方露丑。但既然周瑜有了军令,自己不唱明显要吃亏,而且周瑜的小生唱得不错,自己如果不唱,岂不失了威风么。所以他整整衣襟,走到帐中央,抱拳道:“各位,诸葛亮不才,以前曾经得过马连良老板的传授,今天给大家奉上一段《淮河营》,请多指教。”
  乐队起过门,孔明笑吟吟地唱道:“此时间不可闹笑话,胡言乱语怎瞒咱。左手拉住了李左车,右手再把栾布拉,三人同把那鬼门关来爬啊,啊,啊,啊………”最后这个长腔拖得真是帅极了,帐下掌声如雷,待到掌声平息下来,孔明方才悠悠地唱了最后一句:“生死二字且由它!”刚平息下来的掌声又一次爆起,气氛比则才周瑜唱小生时要热烈多了。
  甘宁的脸色有点不对,觉得孔明这是抢都督的风头,正要发作,却见后帐缓缓走出来一位美人。

  (庚)

  那美人约模三十几岁年纪,穿一身淡色衣裙,轻挽乌云,薄施脂粉,举动间妙不可言。甘宁是见过周夫人小桥的,但这位虽然美丽,却绝对不是小桥啊。这个时候,都督帐中怎么会跑出一个女人来呢。
  却见那美人走到帐中央,向大家施了一个仪态万方的礼,那些粗鲁的武将们已经有些坐不住了,有人开始喘气,有人开始出汗,有的人在座位上扭来扭去。美人曼声吟道:“江湖女子,蒙周都督相邀,特来献上一曲《霸王别姬》,请各位指点。”
  乐队起南梆子,美人轻启朱唇,如同明月当空一般地声音从喉间发出:“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,我这里出帐去且散愁情。”武将们发了疯似地给这位美人叫好,孔明也禁不住鼓起掌来,蒋干更是瞪大了眼睛,看着美人的一举一动。
  美人一边唱一边带着身段走了几步,那简直是魔鬼的舞蹈啊!“轻移步来至在荒郊站定,猛抬头又只见月色清明。”唱完又是念白:“看云敛晴空,冰轮乍涌,好一派清秋光景……”
  这几句念完,只见帐下的武将们一个个目瞪口呆,哼哼叽叽,有的人发出悲吟:“当兵的苦啊!啊啊啊!”
  美人一皱眉,拂袖进了后帐。帐中各位的脖子好像被人提起来似的,都往后帐方向伸去。
  半晌,蒋干恍然大悟,一拍桌子:“妈的,这是公瑾弄鬼!他上学时就爱干这事!”大家哇地一声,吐了几桌子。

  (辛)

  甘宁看局势不好,把剑一拔,喝道:“还有谁没唱,快点。蒋先生,该你了。”
  蒋干苦着脸站起来,说:“对京剧我实在是外行。当初在富连成的时候,萧先生教过我几出,可是祖师爷不赏饭吃,我这嗓子五音不全,实在唱不了。”
  甘宁把脸一扳,说:“都督有令,不唱京剧者,斩!”
  “那实在不行,我来段念白吧。《苏三起解》的崇公道,听着啊:你说你公道,我说我公道,公道不公道,只有天知道!完了。”
  甘宁对京剧不太懂,皱了皱眉说:“真完了?太短,不算。”
  蒋干苦着脸,出着汗,想不出办法来。还是孔明仁义,站起来对甘宁说:“蒋先生远来是客,这么办,我替他唱一出如何?”
  甘宁道:“孔明先生肯替,那再好不过了。这次得唱长点的,上次那段太短了。”
  “好好好,我唱段《焚绵山》,比上次那个长。”孔明整整衣襟,站到帐中央,乐队起过门,只听孔明唱道:“春草青青映翠溪,……”
  到底是马派,就是帅气俏皮,唱到后边几句流水时,越发地脆亮甘爽,帐中武士们叫好也找不到机会。正唱着的时候,周瑜寒着脸从后帐出来了。
  待孔明唱完,诸将正要鼓掌时,周瑜冷冷地来了一句:“马派的发声方法不科学,唱腔设计也尽是毛病,念白一顺边,说话大舌头。要学老生啊,还是从老谭派入手较好。”
  孔明微微一笑,点头称是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  (壬)

  周瑜扫了一眼帐下的众将,大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周瑜沉声说:“我们的将军们,还应该练一练坐怀不乱的功夫。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就把你们折腾成这样了?曹军如果使出美人计,你们难道都送死不成?”
  大家低头称是。老将程普有点不服气,说:“听了刚才的《霸王别姬》,如饮醇酒,不觉自醉,都督也不必深责了。”
  众将一听有人撑腰,都打趣说:“是啊,都督。方才听了《霸王别姬》,如饮醇酒,不觉自醉。啊,还是把那位小娘子请出来,与大家见上一见吧。”
  “唱的真好?”周瑜脸色一红。
  “是啊,唱得真好!长得也真好!就是那几句念白,也让人骨头酥软啊!哈哈哈!”众将笑道。
  “当真?”
  “当真!”
  “果然?”
  “果然!”
  “啊-”“啊-”“哈-”“哈-”“啊哈哈哈哈……”“啊哈哈哈哈……”
  “好吧好吧,别笑了。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。就看你们各位以后的缘份了,哈哈哈。”周瑜笑眯眯地很受用,“接下来该看我的剑舞了,乐队!”
  周瑜抄起桌上的雌雄宝剑,往前边一站,亮了个相。乐队拉起了西皮二六的长过门,周瑜缓缓唱道:“劝君王饮酒听……”刚唱了半句,觉着不对,急忙刹住:“错了,直接起《夜深沉》。”
  孔明在一旁偷偷地乐。鼓师敲起鼓点,琴师拉起《夜深沉》,周瑜又忽然明白了:“哦,这里我应该唱《琴歌》来着。换换换!”
  乐队重起音乐,周瑜便舞便唱:“丈夫处世兮立功名,立功名兮慰平生。慰平生兮吾将醉,吾将醉兮发狂吟!哈哈哈!”周瑜唱罢大笑,弃剑转身,又一头扎进了后帐。
  众将被周瑜弄糊涂了,过了好几秒钟才想起鼓掌。

  (癸)

  周瑜再出来时,已换了一身衣服,变成了文士打扮,越发地儒雅。他对蒋干说:“酒也喝了,戏也唱了,我带你参观我们的军营如何?各位都散了吧,我和蒋先生私下叙叙。”
  周瑜带着蒋干参观了军营,又参观了粮草,夸了一路的口。蒋干唯唯诺诺,找不出别的话来说,最后,蒋干问道:“刚才那个唱《霸王别姬》的,是不是你?”
  周瑜神秘地一笑:“久不与子翼同榻,今晚我们抵足而眠,畅叙一番如何?”
  “就依公瑾。不过我这次来是有任务的,曹公说……”
  “哈哈,以我和孙伯符的关系,我会投降曹操吗?你也不想想!”周瑜冷笑了一声。
  “是啊是啊,这个我想过的。但是奉命而来,这话总是要说的。听不听在你啊!”蒋干咳嗽了两声,非常无奈。
  “对了,曹操会唱京戏吗?如果他能唱一出《飞虎山》,我就投到他那边去,他演李克用,我演安敬思。”
  “曹丞相精通的是昆曲,京剧是从来不唱的,他说京剧太俗。”
  “那就战场上见吧,到底是京剧好,还是昆曲好,以战场胜负决之。不过说实话,昆曲是干不过我们京剧的。我的叶派加梅派,诸葛孔明的马派,鲁子敬的谭派,黄盖的裘派,整体实力比北边要强啊。”
  “是啊!”蒋干皱着眉说,“曹丞相最多能算郝派或者袁派,再加上我一个萧派,就没了!曹丞相还不让唱京剧,这郝袁萧根本使不上啊。”
  “那你还劝我投降?我们这边后头还上一位杨派的赵云呢!”

  接下来的故事就不用讲了,蒋干睡觉的时候,偷了周瑜的书信,回去向曹操报告。曹操先按照书信上的内容杀了蔡瑁张允,然后说:“周瑜能开京剧的群英会,我们为什么不可能开呢?过几天,我们在船上开‘横槊赋诗演唱会’,压一压江东的气焰。不过,周瑜的旦角戏唱得真那么好吗?”
  蒋干摇了摇头,赞叹道:“简直就是不辨雌雄啊!”

  (明心斋2001年8月5日作6日增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