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编《空城计》(旧作)  

2011-11-01 10:11:31|  分类: 虚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新编《空城计》

 

  (一)

  “丁丁,东东,龙格龙……”
  小院里竹阴匝地,花香袭人,微风吹拂,暑气如销。再加上这宁静中轻轻传播的悠扬琴声,真让人有一种恍然忘世的感觉。
  弹琴的人,是一位器宇不凡的中年人,大概四十有余,五十不到。头上没有戴帽子,刚沐过的头发随意地挽成一个方士髻,有七成黑,三成白,黑的如漆,白的如雪。面皮白里头透着红光,双眉英挺,长须飘飘。一双大眼睛,半睁半闭的,关注着膝上的琴弦。身上穿一件素净、单薄、宽松的丝织长袍,有些暗暗的花纹,看上去很名贵。
  他的头随着琴曲的节奏轻轻摇着,完全沉醉在自己创造的音乐气氛中。两只手,松静自然,运动有致,有时候轻柔,有时候果断,有时候舒缓,有时候急促。整个人,乃至整个小院,仿佛都被他浸泡在琴曲之中了。
  旁边的草垫子上,坐着两个十四五岁的男童。有一个听得很入神,随着乐曲摇晃着。另一个则昏昏欲睡,悄悄地低头打着盹,但盹一下就会惊醒过来,看看主人有什么示意。
  琴声终于静了,弹琴的人长长细细深深地吁了一口气,端坐着不动,好像还在回味着音乐的尾声。须臾,他轻声道:“茶!”
  “老爷要凉的还是热的?浓的还是淡的?”方才打盹的男童此时反应比较机敏,立即就接上了话头。那个懂音乐的男童却还和老爷一样,沉在音乐里没有清醒过来。
  “大热天,当然要凉的,清淡的,快去快去。”老爷微微笑了一笑。
  男童站起来,迅速跑进屋里,很快端出一杯茶来,朗声道:“一杯清凉茶,老爷请用!”
  “明月,劳驾给我也倒一杯。”那欣赏音乐的童子此时也清醒过来,大喇喇地说道,“劳驾了!”
  那个叫明月的,分明有点不服气,回过头对老爷说:“老爷,清风他现在学会指使人了,我不去。”
  “嘻嘻,去吧去吧。清风方才听曲子,入迷了,此时正需要一杯茶。下回你陪老爷批文书时,让清风替你倒茶好不好?”
  明月撅着嘴,不太愿意地回到屋里,取出一杯茶,递给清风,道:“记着,你欠我一次啊。”
  清风笑嘻嘻地道:“谢谢明月兄。”
  “清风啊,你说老爷这次弹的《流水》,韵味怎么样?”老爷喝着茶,笑眯眯地问道。
  “自在,清澈,如意,洋洋洒洒。”
  老爷点了点头,又问:“明月,你说呢?”
  “嘻嘻,我觉得,老爷此时正在指挥千军万马和魏国交战,前方胜败不明,存亡难知。老爷竟然能够安静地弹完一支曲子,真是了不起,有气量。至于弹得好不好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  老爷把茶杯一放,嘻嘻笑道:“明月说得倒是实话,嘿嘿。前方的战事,我都安排好了,只要将士用命,协调得当,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。再说,这时候,我在家里着急也没什么用啊,还不如安静地弹一支曲子呢。”
  明月收拾起茶杯,道:“老爷说得是,着急也没有用。不过我想,前方的战报今天也该到了吧。清风,你到外头看一看。”
  清风是个聪明而懒惰的童子,他不太乐意地站了起来,伸了伸腰,道:“老爷,咱们要是不打仗,天天在成都弹琴饮酒,那该多快活啊!”
  老爷嘿嘿了一声,挥了挥手,清风这才跑到院外看战报去了。

  (二)

  看门的老头姓王,汉中人,以前跟着张鲁,学过几年五斗米道,此时早已改邪归正,老实服役,正在门厅里瞪着两只眼睛查看街上的行人。清风走过来,问他有没有新的战报,老王摇了摇手,道:“你们只管弹琴听曲,有了战报,我立即给你们送进去。”
  “咦?我听见街上有马蹄声,好像是送战报的。”清风的耳力天生就好,不仅能听音乐,也能听见各种远处的声音。
  “哦哦,我也听见了,好像跑得很急呀。说不定我们汉军已经得胜了,我到门口看看。”
  说时迟,那时快,一骑战马已经急风似地抢到了衙门前。马上的士兵跳下来,高声叫道:“王平将军的街亭地图,快快传给丞相。王大爷,快给我倒茶喂马准备饭,前方情况不妙,我还要赶回去呢!”
  清风办事还是很利落的,从士兵手上接过地图,一路小跑就进了小院。到了老爷面前,高声叫道:“王平将军有紧急地图呈上,老爷快看,送信的人说前方情况不妙。”
  老爷眉毛一扬,道:“不可能啊,我早吩咐好了,不可能有什么意外的。快打开地图看。”
  清风和明月两个,扯开卷轴,把地图展在老爷的面前。老爷冲着地图扫了几眼,立即脸色大变,喝道:“快传送图的人,怎么搞的?”
  这次是明月跑出去叫人,很快,送图的士兵一脸油汗跑了进来,走到老爷面前,扑通一跪:“参见丞相。”
  “快说,前方怎么回事?马谡怎么把兵扎到山上去了?”
  “禀丞相,马将军说居高临下势如破竹,置之死地而后生,所以坚持要把队伍扎在山上。王平将军屡劝不听,只好自己带一支人马扎在山下,并且画了地图,速报丞相。如果回复迟了,只怕前方有危险。”
  “快拿我的令箭,叫马谡下来,这个蠢书生!”
  “得令!”
  明月从屋里取出一支令箭,交给士兵。士兵向老爷磕了一个头,站起来就往外跑。
  “回来,你在路上走了几天?”老爷问道。
  “快马加鞭,走了一天半夜。如果换匹新马,再有一天半夜就能赶回街亭。”
  “来不及了,司马懿张郃都是名将,用兵不可能这么迟缓的。你拿我的令箭,到列柳城调赵云将军,立即带兵赶回西城。”
  “可是,街亭还有几万弟兄呢?”士兵流下了眼泪。
  “保不了啦,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其它的地方的弟兄,吃点饭快去吧,不要误了大事。”老爷也流下了眼泪。
  士兵含着泪走了,老爷气得半晌无语,他指了指明月,喘了口气道:“快快传令下去,各军准备撤回汉中,能带的都带上。”
  “老爷,情况还没坏到这一步吧?”
  “唉,你就等着坏消息吧。”

  (三)

  明月传出令去,西城这一带便开始作撤军的准备。蜀汉的军队一向训练有素,军令都是成套的,只要说撤军,大家都知道自己该准备什么,一切有条不紊。传令兵带着令箭从城门骑马奔出,到各地的军营中传撤军的命令,文职官员们将粮草辎重打点清楚,哪些该带,哪些不该带,还有新归附的几个县的居民,也安置迁移汉中。
  天气一下子热了起来,大家的脸上都开始流汗,前方的战报迟迟未到,但大家都知道,战报一到,准是坏消息。
  这位老爷,也就是丞相大人诸葛亮,此时眉头紧皱,在院里转来转去,心情很烦躁。
  明月是个用心于兵法的孩子,跟了丞相几年,学习了不少东西。另外他也很乖巧,知道这时候怎样转移丞相的注意力,让他放松下来。他走上前去,打了一躬问道:“老爷,马将军驻军于山上,也是合乎兵法的,居高临下势如破竹,这句话并没有错,您为什么判断他一定会打败仗呢?”
  诸葛亮一听,顺手拉开那张地图,指着马谡驻兵的那座山包说:“你看看,这座山四边不靠,很容易被敌人围起来,这是死地啊!”
  “可是,马将军不是说,置之死地而后生吗?”明月又追问道。
  “韩信用兵的方法原本很妙,置之死地而后生是有道理的。但是,并不是所有置之死地的时候都能生还,人到了死地,除了会拼命外,也会军心大乱,不是逃就是降,所以这是险招。如果不会运用,那就完了。马谡这个书生,和赵括一样不中用,我错看他了。”
  “依我看,驻军山上,取水也不方便。魏军会不会断我军的水道?”明月问道。
  “当然了,你以为司马懿和张郃会客气?人家大兵把山一围,断了水道,并不急于进攻,只要围上两天,我军就乱了。人家不往山上攻,你居高临下还有什么用呢?”
  “老爷说的是,马将军一失足成千古恨啊!如果马将军失利,敌军下一步会怎么办?”
  “他们都是沙场老将,经验很丰富。夺下街亭之后,会急行军来攻咱们西城。我已经召赵云将军回来守城了。”
  “但愿赵将军能快一点回来。”
  “是啊,这是比脚力的时候。如果赵云不能先回,我们西城就危险了。”诸葛亮头上的汗珠子直往下掉,明月还是第一次看见丞相惊惶失措。
  “咱们西城没有多少兵,如果司马懿先到,咱们不堪一击,不如现在就弃城而走,不必等赵将军了。”明月也感到了恐惧,不由地出了个主意。
  “你胡说什么!现在要走,就不是从容撤军,而是慌乱逃命了,敌人追上来,还是一个死。必须做好准备,一步一步地撤。”
  清风一脸惊慌地从外头跑进来,喊道:“刚到的战报,马谡兵败,街亭已经失守,我军伤亡惨重。”
  “不用报我也知道!”诸葛亮叹了口气,“赵将军现在在什么位置?”
  “没有消息。”
  “快派人打听。”
  “是!”清风跑下去了。
  “明月,你去催一催,叫下边加速准备撤军事宜,没有多少时间了。”
  “是!”明月也跑下去了。
  诸葛亮忽然一阵哆嗦,全身渗出冷汗来,身子也痛苦地一缩。
  看门的老王忽然跑进来,报道:“新战报,司马懿带兵十万,昼夜兼行来夺西城。”
  “知道了,你也回去准备准备。”
  老王刚走,清风又跑了进来,道:“赵将军那边还没有消息。”
  “你去传令,城中军民,一律静坐待命,有敢乱说乱动者,就地斩首。”
  “是!”清风又跑出去了。
  像穿梭一般,明月跑了进来,差点和清风撞个满怀,他身子一闪,让过清风,高声喊道:“司马懿大兵离西城只有四十里了。”
  “嗬嗬,他来得倒是真快!不愧是用兵的好手啊!明月啊,你说咱们怎么办呢?”
  “拼死一战,绝不投降。”明月坚定地说。
  “好孩子,你才十五岁,就不愿意活下去了?”诸葛亮此时反而笑了出来,“你老爷我还没有活够呢!”
  “敌众我寡,力量悬殊太大了。西城守不住,逃也逃不掉了,此时不死战,难道老爷想诈降?”
  “嘻嘻,你老爷虽然是读书人出身,其实最不怕死了。当年在长坂坡,情况也很惨,不是也没死吗?这次咱们死不了,你放心好了。”
  “那就快快传令吧。”明月一向信任老爷,不过这时心里也没数。
  “你去传令,西城四门大开,每个城门口安排十名老兵打扫街道。城上不许有一兵一卒把守。叫大家全都下来休息,找个隐蔽地方坐着待命。有乱说乱动的,格杀无论。”
  “这个……,这不是自杀吗?”
  “不要废话,快去。”
  明月迟疑了一下,跑出去了。
  “清风,老王,你们都进来。”诸葛亮喊道,他此时双眼发亮,格外地精神,不知道中了什么邪。
  清风传令还没回来,老王先进来了。
  “快去给准备洗澡水和新衣服,把清风叫回来。”诸葛亮吩咐道。
  老王疑惑地看了诸葛亮一眼,点了点头出去准备了。
  过了一会,清风和明月都回来了,诸葛亮吩咐道:“你们两个,跟老爷一起洗个澡,然后把你们最好的衣服换上,打扮精神一点。这回斗司马懿,全看咱们三个人了。”
  “咱们三个?我不行!”清风除了有音乐特长外,其它的确实不行。
  明月的心眼多一些,他眨了眨眼道:“老爷,我听说你学过道法,能调遣天兵天将,这是真的吗?”
  “嘻嘻,是真的,嘻嘻。不过天兵天将平时不能随便调遣,到了危急时刻,可以暂时调用一下。你们放心吧,快去准备洗澡水吧。嘻嘻!”

  (四)

  老王指挥着下人,烧好了洗澡水,准备好了衣服。诸葛亮和清风明月两个童子,分别洗过了,换成新衣,光彩灿烂地出来。清风夹着七弦琴,明月抱着宝剑,三个人晃晃悠悠往城上走去。
  明月道:“老爷,调遣天兵天将,不用画符念咒吗?”
  “嘻嘻,不用了。到时候用宝剑一指,左手掐个诀,嘴里念几下,天兵天将就来了。”诸葛亮显得轻松愉快。
  “可是,我总觉得天兵天将这东西是子虚乌有的,老爷真会变这个戏法吗?”清风还是有点胆心。
  “傻孩子,你没有见过的东西,难道就真的没有吗?而且,你想一想,天兵天将平时都在天上,怎么会让你看见?而且,他们即使真的来了,大家也未必能看见。只不过,司马懿的兵咱们是能看见的,只要他们往后一撤,就说明天兵天将真的来了,不信你好好瞧瞧。”诸葛亮笑眯眯地,不一刻三个人就上了西城楼。
  明月和清风给诸葛亮弄好了座位,伺候老爷坐好了,看见城外还没有兵马到来,三个人便继续闲谈。
  明月说:“老爷,我觉得天兵天将肯定不会像咱们凡间的兵将一样,顶盔贯甲,骑马射箭。他们出现后,可能就是一片乌云,一阵狂风,他们的兵器就是飞沙走石,打得敌人摸不着头脑。我说的对不对?”
  “嘻嘻,也对也不对。下等的天兵天将,出现的时候,就像你说的,有云有风,打雷闪电,飞沙走石。上等的天兵天将,来无踪,去无影,风和日丽,全无影响。不过,这种天兵天将是最厉害的了!”
  “哦,我还是不太明白。”明月说。
  “傻!不明白的地方,要假装明白。总说自己不明白,别人会以为你笨的,懂不懂?”
  “哦,我懂了,我也明白了。老爷的天兵天将,来无踪去无影,厉害无比,司马懿的十万大军根本不是对手,咱们一点儿也不用怕。我全明白了!”明月恍然大悟似地点了点头。
  “清风,你明白了吗?”诸葛亮扭头问清风。
  “哦,老爷,我看你是在骗明月。你拿话绕他,把他绕进去了。”清风不客气地说。
  “唉,你这个孩子,最喜欢提不同意见。你要知道,提不同意见是最惹人讨厌的。如果你有不同意见,你可以假装没有,表现出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,这样,别人就喜欢你了。别人一旦喜欢你,你办什么事就方便了,懂不懂?”
  “哦哦哦,我懂了。老爷说话从来都是最正确的,别人的脑子跟不上您。”
  “这就对喽!一会司马懿来了,老爷调遣天兵天将打他,你们两个要沉着镇定,悠闲自在,笑容满面,眉飞色舞。不能让司马懿发现咱们有天兵天将藏着,懂不懂?”
  “懂啦!”清风明月两个一起说。
  “咱们这会闲着没事,还是听我弹曲了吧。”
  “好好好,老爷弹一个《聂政刺韩》吧。”清风最喜欢听曲子了。
  “弹这个不好。万一司马懿也懂音乐,一听就听出曲子里头杀气腾腾的,知道咱们埋伏着天兵天将,一缩就缩回去了,那怎么办?”明月说。
  “咳,反正这会司马懿还没有到,弹一弹《聂政刺韩》,他也听不见。”诸葛亮笑着说。
  两个童子一起点了点头,诸葛亮调了调琴弦,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想起一事,对明月说:“不行,天气太热,让老王送点茶和酒上来吧,再准备一盘点心。”
  明月跑到城下,冲一个老兵吩咐一句,老兵飞快地跑回去传话去了。
  诸葛亮调好了弦,也调好了呼吸,双手抚动,曲子便从琴弦底下流了出来。
  清风听了听,说:“老爷,我觉得您今天弹的曲子,底气有点虚。”
  “咦?是吗?你还能听出我的底气来。”诸葛亮笑道。
  “我觉得老爷的底气一点也不虚,是清风你的底气虚,所以听什么都觉得虚。”明月不服气地说。
  “我比你懂音乐,难道我会听错?”清风也不服气。
  诸葛亮放下琴,嘻嘻笑道:“可能是城头的太阳太热吧,一晒把人的底气晒少了。再说,这个曲子是刺客的曲子,要弹出一种杀气来,可能我今天的杀气不够。明月,你把剑拿过来放在我的琴下,有剑衬着,琴中杀气就出来了。”
  明月把剑从鞘中抽出来,雪亮雪亮的剑刃在日光下一闪一闪。诸葛亮把剑放到膝上,再把琴放到剑上,试着弹了几个音,果然铮铮的,有点金属音的杀气。
  顺手弹了一句,清风点头说:“哦,这次好多了。”
  这时,城外已经尘头大起,遥远处已经能听见马嘶兵呼之声。

  (五)

  司马懿父子三人,穿着闪亮的盔甲,骑着高头骏马,带着十万大军,一路小跑地向西城奔来。
  “爹呀,其实不用这么急。西城只是空城一座,诸葛亮这次是插翅难飞,让他多着急多悲惨一会也好。”小儿子司马昭笑嘻嘻地道。
  “困兽犹斗,诸葛亮这次肯定会拼命。我们倒不用急着下毒手,多玩他一会也好。”大儿子司马师也是笑嘻嘻的。
  “混蛋!你们两个太小看诸葛亮了。这个人自出山山以来,火烧博望,火烧新野,奔走江东,设坛借风,哪次不是十拿九稳,游刃有余。这次他不过是偶然失手,用错了大将,让咱爷们占了便宜,一定痛定思痛,痛改前非,设出巧计和咱爷们在西城大战,千万不可大意啊!”司马懿毕竟老奸巨滑,成熟得很。
  “可是,咱们的探子早就打听清楚了,西城小县,并没有多少兵力啊?难道诸葛亮会变出兵来?”司马昭还是不服气。
  “他就是老谋深算,及时调兵防守,恐怕也来不及呀!爹爹用兵神速,根本没有给诸葛亮留下机会。”司马师道。
  “嘿嘿,老大说的是。咱爷们这次确实没有给诸葛亮留下充分的准备时间,所以咱们仍有很大的胜算。不过诸葛亮这个人生性谨慎,诡计层出不穷,到了危急时刻,肯定会有高招,咱们必须小心为上。”
  “爹呀,咱们到西城啦!咦?城门怎么开着?没有人把守?”
  “啊?诸葛亮跑啦?爹爹,是进城还是追击?”
  “哦,还真是的。城门怎么开着?诸葛亮不可能跑啊?”司马懿也糊涂了,“昭儿啊,城门下有几个人扫地,你过去问一问,诸葛亮是不是已经弃城逃走了。”
  “好!”司马昭一催马,跑到城门底下,高声问道:“喂!你们是扫地欢迎我们的吗?蜀贼是不是已经跑远了?”
  一个老兵躬身答道:“回禀将军,我们丞相吩咐,开门扫地,欢迎魏国的司马大人进城。不过我们丞相并没有跑啊!”
  “啊?”司马昭一听,吓得倒退了好几步,“那么,诸葛亮现在哪里?为什么开着城不防守?”
  “哈哈,你问我们丞相啊,抬头看,在城楼子上和童子们弹琴玩着呢!”
  司马昭抬头一看,城楼上果然坐着一个,站着两个,琴声丁东,悠闲自在,只是不知道那个弹琴的,是不是真是诸葛亮。他掉转马头跑了回来,禀道:“爹呀,古怪古怪,诸葛亮没有逃走,他正在城楼上玩呢,您看!”司马昭把手一指。
  司马懿和司马师顺着指头看过去,果然见一大两小三个人正在弹琴,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。
  司马师是个有学问的,他想了想,道:“爹爹,莫非诸葛亮沿用了汉高祖的故伎,找一个人装扮成他,跟我们拖延时间?”
  “你是说纪信诈降之计?”司马昭跟了一句。
  “不像啊!”司马懿的眉头越皱越紧,“嘿,这倒怪啊!”
  “我去盘盘他。”司马师一跃马,冲到了城下,扬头高声喝道:“喂!城上是什么人?”
  诸葛亮低头弹着自己的《聂政刺韩》,没理会司马师。明月在一旁喝道:“大汉丞相在此,还不下马跪拜!”
  “别骗人了,让他自己回话。他不过是诸葛亮府里弹琴的师傅罢了,乌鸦还能装成凤凰?再不说话,我们就冲进城了!”
  “正是我家丞相在此抚琴,尔等俗人,不要扰了丞相雅兴!”清风也大声喝了一句。
  司马懿也策了马,冲到城下,拱起两手道:“城上抚琴的可是诸葛丞相?魏国都督司马懿在此有礼了!”
  别人可以不理,司马懿也是一时名士,不能不理会的,诸葛亮放下琴,抬起头,笑眯眯地道:“原来是仲达先生,久仰啊久仰!”
  “孔明兄,我也是久仰啊久仰!”
  “哈哈哈,我这里有茶有酒有点心,仲达兄到城楼上喝一杯如何?”诸葛亮仍然是笑眯眯的。
  “呃……”司马懿迟疑了一下,心里打了几个转转,城楼肯定是不能上的,万一有伏兵怎么办,但话还得说圆融一点,他便道,“孔明兄,两国交战,干系重大,饮酒的雅事,还是等太平时节吧。”
  “哈哈,你背后有十万雄兵,怕什么,来啊!哈哈!有什么话,喝完茶再讲。”
  “这个……”司马懿沉吟不语。
  司马师凑到司马懿耳朵边,悄声说:“爹,你不妨先答应他,你在前边进,我们在后边带人马往里冲。他就是藏着几个伏兵,也不济大事。”
  “呸!我要走在前头,他要我的命,只须一支箭耳!把眼睛睁大点看着,派几个人都各处察看一下,有没有伏兵的可能。我先和他耗一会。”
  司马师点了一下头,纵马回到队伍里头去了。
  “孔明兄啊,你一向用兵如神,用人得当,这次怎么用了一个马谡?”司马懿也笑嘻嘻地,说几句闲话,拖延时间,等司马师的消息。
  “咳,马谡这个书生,平时最会吹牛,把兵法背得滚瓜烂熟,我还以为他不错,谁想这次可给我丢人了。咳,这也是他自己的倒霉,仲达兄没有活捉他吧?”
  “跑啦!兵一败就先撤了。这不,我没捉到他,就直接奔西城来了。嘿嘿嘿!”司马懿说完这几句话,方才意识到自己的绝对优势,不由地得意起来。
  “哦,是这样啊。那么,请大军进城吧,嘿嘿。我这时候也是呼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守着空城一座,只有等着和你喝茶喝酒了,仲达兄,进城吧!”
  “不忙不忙,咱们就在这儿多聊几句。进了城,大家就不好看啦!”
  “咳,有什么不好看的,不是你捉住我,就是我捉住你,两国打仗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”
  司马懿心里格登了一下,诸葛亮随意的几句话中,暗露玄机,是吓唬自己,还是真有准备?一时也无法判断啊!可是,这个西城小县,就是藏满了兵,也不过三两万,哪里是自己十万大军的对手?再说,各种情况表明,西城没有兵啊!且吓他一吓!
  司马懿冷笑着道:“孔明兄啊,西城这个城池太小,我带了十万兵马,恐怕城里装不下啊,嘿嘿!”
  “你放心,西城看着虽小,装二三十万兵马也没问题,进城吧!”
  “不进,还是城外宽敞!”
  “你不进那我就继续弹曲子啦!”
  “正要洗耳恭听,方才孔明弹的一曲《聂政刺韩》,我只听到了后半截,还想听一遍完整的。”
  “哈哈,没问题啊,仲达兄原来也颇通音律啊!我这就给你弹。”
  “孔明兄的《聂政刺韩》,弹得侠气冲天,剑气纵横,不愧为领兵打仗的大丞相啊!”
  “见笑了,仲达兄且再听一遍。”
  诸葛亮说罢,重理丝弦,丁丁东东地弹了起来,仍是那曲《聂政刺韩》。童子清风为琴声所摄,不由陶醉地摇晃起来,明月不通音律,只是面带微笑,等着诸葛亮弹琴的时候,悄悄掐诀念咒调天兵。
  司马懿侧耳听了听琴曲,又仔细观察了半天诸葛亮的表情神态,然后又观察两个童子的表情。如果诸葛亮善于伪装,他身边这两个小孩却不一定会伪装,如果有诈,一定能看出来。却见一个童子浑然忘我,沉醉在音乐里,一个童子面带喜色,似有所待。诸葛亮面容平静,气度悠闲,好像也没有一点牵挂。
  “如果这时候悄悄向城上放一箭,不知会有什么后果?”队伍里的司马昭暗暗地动了心,他拿了弓箭,悄悄跑到司马懿身边,低声问了一句。
  “算啦,诸葛亮的琴声里杀气腾腾,他早有准备,这一箭射不中他。你哥回来没有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那就好好听着曲子。音乐是不会骗人的,诸葛亮琴声中暗藏杀机,他以为我听不出来!”司马懿道。
  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  “等等你哥打听回来的消息,他去周围察看去了。如果有伏兵,咱们就撤。”
  “不用怕吧,咱们兵多!”司马昭一直不信这个邪。
  “傻孩子,兵多有时候并不好,街亭马谡的兵倒不少,不是被咱们打败了吗?”
  这时,司马师纵马奔了过来,跑到司马懿面前,喘吁吁地说:“爹爹,周围山上没有发现一兵一卒,西城没有伏兵。”
  “太好了,冲进去。”司马昭急不可待地说。
  “对,冲进去!”司马师也这么说。
  “诸葛亮平生谨慎,他如何会弄这个险,一兵一卒没有意敢在城上弹琴?孩子们啊,越是十拿九稳的事,我们越要小心,他这时正等着我们往里冲呢。以前赤壁之战,他能把东风祭了出来,南中之战,据说还会用火炮地雷,这个人深不可测,这时一定有更厉害的东西等着我们。孩子们,西城不要了,咱爷们撤!”司马懿越想越害怕。
  “爹,还真撤啊,咱们围而不攻不行吗?”
  “小孩子是不会装蒜的,你看看城上那两个小孩,脸上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吗?他们早有准备,撤罢!”
  “那就听爹的。”
  “爹,你可不要后悔啊!我觉得诸葛亮是无计可施,胡乱骗人的。”
  “不管他有没有埋伏,有没有高招,咱都不进他的城。反正这次大败马谡,已经立了大功,何必画蛇添足?”司马懿开导儿子说。
  “是啊,没必要画蛇添足。我同意撤!”司马师表态说。
  “要这么说,我也同意撤!”
  “这就对了!人不可贪功,一贪失手,前功尽弃。咱爷们给曹家卖命出力,差不多立点功就行了,功劳太大要受猜忌的。且留着诸葛亮,长保富贵!”
  “爹爹说得是,撤罢!”
  司马懿令旗一挥,十万大军缓缓向后移动。司马懿高声叫道:“孔明兄,在下另有军务,你的琴艺,改日领教罢!”
  诸葛亮手一停,故作惊奇地说:“怎么,仲达兄要走?”
  “孔明兄一代大才,令人佩服。仲达还想长期领教,这次就暂时别过了!”
  “如此,恕不远送了!”
  司马懿父子三人,策马急驰,魏军又是一路小跑,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明月不解地道:“老爷,太便宜他们了。你的天兵天将怎么不乘胜追杀呢?”
  “还是等赵云将军回来之后再追杀吧,现在,咱们卷包袱快撤!”诸葛亮浑身憋了许多的大汗,此时才轰然下来。
  “走吧,快撤快撤,回汉中去喽!”清风早就厌倦了战争,此时显得极为高兴。
  明月还是不理解,只好跟在清风身后,随诸葛亮下了城楼。
  (明心斋2002年4月12日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