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莲酒馆  

2010-01-06 23:52:13|  分类: 虚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今年冬天特别地冷,似乎很多年都没有这么冷了。
  具体到这一天,不仅是寒风刺骨,天还是阴阴的,有下雪的意思。也许到了晚上,就会下一场难得的鹅毛大雪。
  皓明没有在家里吃晚饭,也没有约请平时来往的那班哥们儿聚餐。他开着车在街上转悠了半天,黄昏时分,街上的汽车可真多,红灯,绿灯,塞车,通车,大家都像往常那样忙忙碌碌。皓明感觉自己纯属添乱,本来就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,反而增加了街上的车流量。
  他是想找一家碰不到熟人的小饭馆。在这个寒冷欲雪的黄昏,喝一点高度的白酒,吃一点温补的羊肉,一个人,静静地待会儿,他最近好像是有些心事。
  他离开了繁华的新城区,把车开往陈旧狭窄的老城区。那里,高级的餐馆酒店比较少,不太可能碰到熟人。而寻常街巷之中,也许会有很不错的小酒馆。终于,他看到了街边一个陈旧的霓虹灯箱,上边指示,巷内三百米,“青莲酒馆”。皓明心里一乐,“青莲酒馆”,是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的“青莲花”?还是“青莲居士李太白”那个爱酒的“青莲”?不管如何,就冲这个名字去吧。巷子很窄,他把汽车停到了街边,取出后座上的大衣和围巾,包裹严实了,慢慢地走了进去。


  酒馆确实很小,店堂里拥挤地摆了七八张桌子,连雅间也没有。有七八成的上座率,酒气肉香,吆五喝六,闹哄哄的,果然有一种小酒馆的气氛。皓明简单地打量了一下,也不管柜台后边的老板雀跃似地欢迎,就迅速给自己找了一处比较僻静的座位。他低着头,面朝墙,很不希望碰到熟人。服务员过来招呼的时候,他也是低声吩咐,要了一份泡菜,一份花生米,一份预计好的锅仔羊肉。然后他问:“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好酒?度数高一点的。”
  “市面上常见的各种酒都有,如果要特别的,本店有土产的柿子酒,五六十度,不知道您喜欢不喜欢?”
  “柿子酒?”皓明心里一喜,他多年前在同学家里喝过这种酒,印象很不错。黄土高原上柿子树很多,用柿子酿酒是某些村落里的传统。老乡们很少把这种酒拿出来卖,市面上是难得一见的。
  “对,是我们老板家里酿的,喝了不上头,绵绵的,但后劲挺大的。”
  “好吧,就要柿子酒,先来半斤,你给我加热一下。我记的柿子酒是要加热喝的。”
  “您要不要炖排骨?我们店里的炖排骨也是一绝,客人们都爱吃的。”
  皓明心里又是一喜,他想起了以前的老同学,当年喝柿子酒的时候,同学就炖了一锅排骨呢。那排骨是用南方的加饭酒和黄豆酱油一起炖的,味道奇绝。柿子酒、炖排骨、太白的诗句、怀素的狂草,曾经是少年时代的赏心乐事。但现在的小饭店里,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手艺?他摇摇头拒绝了。
 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,皓明自斟自饮,静静地想着自己的心事……他抬头看看墙壁,墙壁上挂着一幅印刷的唐人诗意图。
  “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。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。”
 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,在心里说:“太白老哥,干!”以前,他最喜欢李太白,太白的诗,太白的酒,太白的人。现在,和太白是多年未亲近了。
  柿子酒果然是醇香绵和,悠久深沉,半斤喝完的时候,皓明已经有了几分酒意。他迟疑了半天,终于决定打破心中的自我约束,向服务员说了声:“再加热半斤。”


  “咳,老同学,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你。”
  有人在皓明肩上拍了重重的一掌。皓明惊诧地回过头,看到的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中年男人,略显蓬乱的头发,没有清除干净的络腮胡子,灰绿色的羽绒服,脸颊喝得红红的,眼睛也因为酒醉而迷离了。
  皓明是酒场上的老手,虽然有点醉意,但脑子却不会乱,眼前的这个人,无论如何也没有印象,绝不可能是自己的老同学。
  “您是……”
  “我是郭海亮啊!你怎么不记的我了?建筑系……”
  皓明一听就明白了,眼前的这个人,一定是认错人了。因为自己在大学,读的是法律系,绝不会是建筑系的。但是他不讨厌这个人,以前上大学的时候,经常会在小酒馆里和陌生人喝酒,三杯两盏之后,陌生人就会变成最好的朋友。而近多年,因为要和太多的陌生人打交道,皓明已经练出一种很强大的应酬本领,把个陌生人应酬得滴水不漏,完全不成问题。
  “您还记的我?”皓明故作认真地问道。
  “谁会忘了你,陆伟呀!我们建筑系的学生会主席,成天西装笔挺的。现在你肯定没有搞建筑,而是从政了吧?您今天怎么跑到我们这个小城里来了?”
  皓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领带,从西装笔挺这件事来说,他确实和那个陆伟挺像的。而且自己以前,确实做过法律系的学生会主席,毕业之后,也确实没有去从事专业,而是从政了。看来自己和那个陆伟,确实是属于同一类人。
  “您坐过来吧,喝一杯怎么样?”他热情地招呼着郭海亮,郭海亮也毫不客气地坐了过来。服务员拿过杯子,皓明给他斟了一杯柿子酒。
  “您应该出入高档酒店才对,我们本地的领导们也应该好好接待你才对。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?”
  皓明开心地笑着,对方已经把“您”变成了“你”。他含糊应付道:“还不和您一样,只是图个高兴罢了。”
  “你说的对!来来来,干了!”……
  “您这几年做什么呢?怎么好久都不联系?”
  “我一直都在做工程师啊,成天就是设计图纸,盖大楼,混个生活罢!你不是也一直没有联系过我嘛!”
  “是是是,大家都忙,也不能说是不够意思。”
  “不说这个了,来,干!”


  “你还记的素绢吗?”
  郭海亮和皓明连续碰了好几杯,看来两人都是好酒量。郭海亮忽然就提起了别的同学,皓明只好顺着话题来说。
  “你说素绢?我都记不起来了。”
  “你怎么可能忘了素绢呢?”
  “呵呵,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嘛!”
  “就是那个喜欢写毛笔字的南方女孩,比咱们低一级的。”
  “原来您说的就是她呀!”
  “我看你就是在装糊涂,你们俩谈过恋爱,这事怎么可能不记的呢?那时候,我也喜欢素绢,咱们俩还是情敌呢?这事怎么可能没有印象?”
  皓明心里想起了自己班里的南方女孩,没有喜欢毛笔字的,但有几个长得漂亮,并且多才多艺的。也许,可以把她们当成是素绢吧。
  郭海亮忽然流起了眼泪:“素绢已经死了,你知道不知道?”
  “没有人给我说呀。”皓明觉的这郭海亮的故事还挺多,刚说了一会,就发生重大情节了。
  “她得了癌症,好几年了,最近刚刚去世的,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。我才听人说的,心里很难受。没想到在这里就碰见你了,看来也是缘份。”
  皓明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同学,女同学们都活得好好的,男同学中,有一个出车祸去世的。他明显地感到了无常和悲哀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  “来,干!”
  “素绢是个好姑娘,虽然咱们俩最后都失败了,但她确实是好姑娘。我记的你当时是喜欢上了外语系的一个姑娘,才和素绢分手的,对不对?”
  “这都是谣传,根本没有这回事。”皓明含含糊糊地替素昧平生的陆伟辟了一个谣,管他呢,反正移情别恋就不太对,不能承认。
  “你还不承认,嘿嘿。那年咱们俩在一起喝酒时,你都招供了,现在却不承认。”
  “我什么时候向你招供了?快喝酒!”皓明有些招架不住,郭海亮反而认为他是做贼心虚。
  “你终于良心发现,知道过去的错了,呵呵……”


  皓明又要了半斤柿子酒,他发现这里的柿子酒酿造工艺很好,确实是乡下那种古法酿酒,并且放了好多年。虽然不能和那些全国名酒相比,但确实是独一份的好酒。
  服务员端酒上来的时候,同时带来一大盘炖排骨。还说:“这是我们老板送的,免费品尝,说不定下次您就会喜欢。”
  “对对对,这里的炖排骨确实很好,他们的做法很特殊,据说是苏东坡的传授。我吃过好多次呢!”郭海亮伸手就抓了一大块排骨。
  虽然老板慷慨得有点过份,但皓明这时已经吃饱了,他没有品尝这“确实很好”的排骨,只是端起酒杯,慢慢地品着。他抬头看店堂里的另一面墙壁,那里挂着一大幅怀素风格的狂草作品,李白的《将进酒》。
  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……”
  他心里想,这位店主人真是一位有情趣的人,店名叫“青莲”,店堂里到处都是李太白的痕迹。老街巷中的小生意人,能有这份心胸,确实是很了不起的。如果早知道有这么一处小店,虽然公务繁忙,也一定会经常来光顾的。毕竟,李太白是自己心灵深处的一块净土。不管自己走的有多远,不管是功成名就还是碌碌无闻,李太白其实永远没有离开过自己。
  “两人对酌山花开,一杯一杯复一杯。我醉欲眠卿且去,明朝有意抱琴来。”
  他吟诵着这首诗,声音极轻,生怕郭海亮会听见。其实郭海亮正在认真地啃着排骨,喝着酒,并没有听他在嘟囔什么。郭海亮已经喝了太多的酒,醉意盎然。但由于正在悼念那位英年早逝的素绢,他似乎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。
  皓明心里已经有点厌倦,扮演别人是件挺尴尬的事。扮演几分钟无所谓,但时间久了,似乎对不起那位名叫陆伟的人。
  “其实,那年听到你出车祸的消息,我心里也是很难受,到这里大醉了一场。不过,今天看见了你本人,我就知道以前那是谣传了。最可惜的是素绢,她怎么就早早地走了呢?”
  “也许,这也只是个谣传。”皓明心里很吃惊,原来陆伟已经是个不存在的人了。被人当成是死去的人,这个兆头可不太好,但皓明的心态一向很不错,他能够忍耐,能够喜怒不形于色。
  “也许,就是个谣传。也许,只是一个梦而已。”郭海亮啃排骨的速度忽然放慢下来,也许,他意识到自己闹了笑话了。
  “是啊,也许只是一个梦。您家里都还好吧?”
  “都好,都好。虽然我有时候会怀念素绢,但日子还是要过的。家里都很好,都很好。”
  皓明笑了笑,眼前的这位郭海亮,确实是很可爱的人,他脑子其实清楚着呢。
  “酒差不多了,您能回家吗?”
  “没问题,我家不远,我认识回家的路。”郭海亮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又把脑袋摇了摇,表示自己是清醒的,其实只有醉人才会这么做。
  “我也要走了,很高兴和您一起喝酒。其实我叫程皓明,和陆伟长得有点像而已。”
  “是是是,但我没有记错自己的名字,我就叫郭海亮,哈哈哈……这事情真有意思,谢谢您,谢谢您。”
  郭海亮对认错人的事情蛮不在乎,喝干了杯中酒,摇摇晃晃地走了。


  结账的时候,柜台后边的老板热情地笑了笑,对皓明说:“雪下大了,打个的回去吧。汽车我替您看着,明天来取就行。”
  “你的酒店很不错,酒好,菜好,环境也好,很有发展前途。有空我还会再来的。”皓明道貌岸然地表扬了一通。
  老板一直笑着:“您今天喝得可真不少。”
  “不多,不多。喝得高兴,喝得高兴。”
  “柿子酒您还满意吧?”
  “嗯,不错不错。很多年前我在同学家里喝过陈年的柿子酒,就是这个味儿。”
  “那么排骨炖得如何?我们是用黄酒和酱油炖的。”
  “哦?,也不错,也不错。下次我一定好好尝尝,这次有点抱歉了。”
  “那您什么时候有空了,用您那怀素体的狂草,替我们小店写一幅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如何?”老板还是在笑着,笑容有点尴尬,也有点期待。
  “啊???!!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