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发祥  

2009-12-22 23:02:10|  分类: 虚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记忆中的有些人物,只有潦潦草草的几笔。既不丰富,也不清晰,更不深刻,按道理是极容易忘怀的,但它偏偏不可磨灭。不论什么时候想起来,都会发出深深的叹息。
  比如这个发祥。
  那个时候,他是孩子们放肆嘲笑的对象。你不要以为孩子们总是天真无邪,正因为天真无邪,才有一种可怕的杀伤力。孩子们没有忌讳,可以把大人们不好意思说的话,大声地说出来。
  我们村的大人们,编了很长很长的顺口溜来讽刺发祥。顺口溜的原始版本我当然根本没有见过,只是在大人们的闲聊中,很不小心地便听进去几句,记住了几句。当时大概总记住五六句或者七八句的样子吧,但现在让我回忆,却只有两句半了:

  死发祥,爱成精,
  旋过棒槌养过蜂。
  ……当过兵。

  这两句半虽然极不全面,但已经能概括这个人了。这个“死”字,算是轻蔑的骂人的话,是说这个人不怎么样,不成功,地位低下之类。“爱成精”也是村里话,可以当贬义词,有时候也当褒义词,意思是爱鼓捣各种东西,又包含了鼓捣不成样子的意思。如果当褒义词讲,可以理解为“多才多艺”。“旋过棒槌养过蜂……当过兵”这是指他“成精”的内容,当过兵当然是一种很光荣的经历,旋棒槌是手艺活,那时候家家都离不了棒槌,养蜂在乡下不多见,但总是有人养的,要不然蜂蜜从哪里来?
  但对发祥来说,这些经历当然都是不成功的,要不然大家不会编顺口溜讽刺他。那些省略号里的内容,在我记忆中,也是一些“成精”的内容,都押着韵,都是乡下人常见的事情,只是具体的事情记不住了。
  发祥当兵的事,我当然不会知道。但是,也有一些间接的信息。那时候,家家都有相架,就是一种大相框子,四方方的木头边,卡一块玻璃,玻璃后头摆放着很多一寸二寸或者稍大一些的黑白照片,后来也夹进彩色照片,照片后头用薄木板或硬纸卡住。相架都挂在卧室的墙上,里头有祖宗,有长辈,有亲戚,有朋友,有同学,有邻居等等。上年纪的人大概都熟悉这东西。
  我说的间接信息,就在这相架里头,但这个信息并没有得到印证,只是我的猜想而已。相架中有几张军人的小照片:有一张,我知道是爸爸的同学;有一张,当时一直不认识,后来照片消失了,我凭印象,猜想那是年轻时代的林副主席,这当然也没有印证;还有一张,也没有确切的名字,但我从脸型上看,很像是年轻时代的发祥。
  只是一寸的小黑白照片,有点发黄。人物戴军帽,帽上有五角星,脖子下的军装也整齐,风纪扣扣着,红领章很清晰。脸是端端正正的,威武有神,也有点笑意或者慈祥。
  我们小时候,都很崇拜解放军,认为当解放军是很了不起的事情,能参军的人,当然都是了不起的人,几乎是像神一样崇拜他们。发祥这张照片能跑到我们家的相架里,至少说明,他曾经威武过,光荣过,也曾经是我爸的崇拜偶像。
  但到我记事的时候,发祥已经是相当颓唐了,以至于我爸很少提起相片中那人是谁。
  小孩子成群结队在一起时,放肆程度是比较高的,敢骂人,谁要不开口,是会被大家看不起的。我记的我们一起骂过发祥,就唱着那不成段落的顺口溜当面挖苦他。他则恶狠狠地拾起地上的土块砸我们,砸得我们到处乱跑。我们跑远了继续骂,他就继续追着砸。一边砸,也一边回骂。
  小孩不成群的时候,就不敢这样了,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,鸡蛋碰不过石头,胳膊扭不过大腿,小孩惹不起大人。如果是我单独碰见他,我不敢惹他,他也比较慈祥。有一年,我们家在地里收红薯,发祥跑过来帮忙,一边干活,一边逗我们小孩玩,那表情真的是很慈祥,甚至都有一点讨好的意思。收完红薯,那天发祥就跟着到我家吃饭,大家都和和气气的。
  这算是相当好的一个印象。
  发祥的家在东池边的一条小巷里,那是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。一排几个院子,几乎家家都是黄土墙,土门洞。讲究一点的人家,也无非是在门洞四边涂一些光滑的黄泥,稍有一点砖瓦的装饰,要不然就是门板正规一点。发祥家好像是第一家,或者第二家,他家的门是最简单的。每次经过,我们几个同学都会轻轻地提醒一下,这是发祥家。
  他的家的特殊之处,就是没老婆,只有一个儿子,名叫保家,比我们大几岁。小孩子当然都是关心这些家长里短的,觉的没有女人的家,是很怪很怪的。
  也许,稍微向长辈们打听一下,就能了解到发祥家的变迁。但是我不愿意这样做,害怕了解清楚了,反而破坏了童年时代那种懵懵懂懂的神秘印象。反正从我们记事起,他家就是这个样子,有一个儿子,没有老婆。
  他老婆肯定不是得病死的。如果是病死的,那绝对是另外一种状态,人们也许会更同情他,而不是看不起他。很有可能的情况是,那个老婆是离婚走的。因为某种不如意,或者就是因为发祥的“爱成精”,不成功,老婆否定了发祥这个人,另嫁到别处去了。也许,是曾经发生过更严重的问题。
  我想,“爱成精”的发祥,如果生活在现在这个时代,一定是被人称为“多才多艺”或者“多种经营”的,即使并不全成功,也会混得有模有样,或者能混下去、过下去。可惜他那个时代,和现在不一样,必须得融入到生产队的模式中去,必须得当一个好“社员”才行。旋棒槌也罢,养蜂也罢,如果不能和大家合拍,也许就成了不务正业,不服管教,不求上进,他本人当然也就成了落后分子或者坏分子了。
  发祥的样子和谁像呢?不知道大家能不能记得一部老电影《从奴隶到将军》,电影里头有一位老班长,被部队裁员裁掉的,后来死在讨饭的路上。发祥的脸和那位演员的脸很有些像,而他的命运,则和“老班长”有几分相似。发祥经常会在村里消失,不知所踪,但消失一阵子又出现了。到最后,是消失了不再出现。可能,他死的时候,和“老班长”一样,是倒毙在路边的,可能会连个坟墓都没有。
  我听大爸讲过一段故事。他当年是做司机的,开一辆解放汽车,经常到外地出差。有一年,他不知是到什么地方,正在休息的时候,忽然看见了发祥,发祥在街上讨饭吃。大爸认出了发祥,惊呼道:“叔啊,你怎么在这里呢?”发祥可能是不好意思,也不知道回答了些什么,我很熟悉他那种默默然的神态。大爸当时可能是给他买许多馒头吧,也可能劝过他回家吧。
  我听这个故事的时候,对大爸那句“叔啊,你怎么在这里呢?”印象很深,觉的发祥真给村里丢人,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放着大好形势的生产不搞,为什么跑出去要饭呢?这不是给什么什么抹黑吗?
  不知道发祥最后是什么时候消失的,反正随着岁月流逝,我们当年的小孩子渐渐长大,他也就永远地淡出了村里人的视野。而另一个场景在我印象中是相当感人的,那就是保家的结婚。保家到了结婚的年龄,左邻右舍,亲戚好友,或者生产队,或者组织上,都很热心地操办他的婚事。为他说媒,介绍对象,操办婚礼。婚礼就是在他家的那个院子里办的,保家穿着相当俭朴又相当整洁的新衣,那种深沉的忧伤神态中也流露出了一点难得的喜色,就这样走进了洞房。新娘子是什么样子,我完全没有印象,只从当时参加婚礼的乡亲们,特别是老太太们的神态或者小声闲话中,听到了大家真诚的祝福,大家希望他改换门风,好好过起日子来,走上幸福的道路。
  上着小学的我,当时真的是感受到了什么什么的优越性,觉的什么什么的真好,和老师教给我们的完全一样。但是后来,他家的门风似乎并没有改换,保家也消失了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,现在村里人也许都不记的他了吧。我是想了好久,才想起他的名字。也许他离开了这个村子,是到别的地方好好地成家立业去了,发达去了。也许,是和他爸那样的消失了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