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东明心斋

立修齐志,读圣贤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颜体  

2009-12-20 22:51:43|  分类: 虚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和阿林很多年没有见过面,虽然同处一城,但见面的机会实在是太少,除非是有意相约。刚工作那年他拜访过我一次,虽然坐着聊了半天,互通问候,但当时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。后来一次是在公共汽车上碰见,简单打了个招呼,约定有空小聚一下,但接下来好几年也没有找到“空”。
  这次见到人到中年的阿林,立即就想起了很多童年故事。尤其是他那管毛笔。笔杆细细的,笔头是狼毫,总是很整洁地插在黄铜制的笔帽中。之所以印象这么深刻,是因为那时候我的毛笔是羊毫,笔杆较粗,笔帽是铜炮壳改制的,而我的毛笔也总是弄得很狼藉。阿林用的仿底子也很干净,字的笔划和他人一样整洁有力。他每天完成的写仿作业,是全班最好的,九个大字,基本上能画八个到九个红圈圈。我对阿林只有羡慕而没有嫉妒,我认为他字写得好,完全是因为他的工具好。
  见到阿林的时候,同时也见到了阿群。阿群当年的字写得如何,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,只记的他用的砚台很特殊。那时候我们用的砚台都是在村里的“合作社”买的,圆形或者方形,带一个盖。也有人用铜墨盒,里头为了储墨,会放一点“张棉”,所谓“张棉”就是像棉花一样的蚕丝。有的蚕吐丝后会结成茧,有的则吐成了“张棉”。阿群用的那个砚台,在现在看来已经很普通了,文房四宝店里都有卖的,但在我们小时候,就显得很特殊,是不规则的形状,不带盖子,砚台中间有一个小坑,是研墨用的。我们买的墨,都是“合作社”里卖的方方整整的小墨锭,而阿群用的,是半截子大墨锭,简直就是巨大,从来没有在“合作社”见过,所以也显得特殊。阿群也有黄铜的专用笔帽,这种笔帽“合作社”里是不卖的,应该也是家里的旧东西。
  我很羡慕他们,为什么我家就没有这些旧东西?
  不过我们写毛笔字的纸,基本上都是一样的,麻纸,是“合作社”里卖的。这种纸也是糊窗户的纸,讲究的人家,就卖新纸来糊窗,不讲究的,就用孩子们写过的纸来糊窗。我比较喜欢看写过字的糊窗纸,黑的是字,红的是圈,糊在窗户上很漂亮。走进别人家的时候,能顺便看看他们家窗户上写的是什么字,字是什么意思,写得好不好,画了多少红圈圈,同时也能考察一下,这些字是谁写的,是哪个同学自己写的,还是他的哥哥或姐姐写的?还是他的几哥或几姐写的。钻研这些东西,总是很有意思的事。
  有时候,看见时间较久的窗户纸,破了许多洞,风吹过来,那些破的纸就随风飘动,发出声音。那些纸上的字也会飘动发声,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。
  村里也有几位写毛笔字的能人。
  比如我们校长,他可以说是一位才子,有情绪有心事的时候,他会编成对联,用毛笔写出来,贴到自己家的大门上,这样过路人看了,就会知道他心里想什么。我见过他写字,他拿毛笔的方法和我们老师教的不一样,就像拿钢笔一样,笔杆有些倾斜,写字也比较快,像写钢笔字一样,但他写出来的字不难看。学校大门的几个字就是他写的,大大方方的,没有人说不好。有一回,我们老师不在,他临时来代课,其实也没有工夫给我们讲什么,只拿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条长长的直线,让我们学着画。他说,不要小看这个直线,学会画了,用处很多。成年之后我才悟到,他当时教我们画直线,纯属是应付,但也有一种智慧在里头。
  我们写仿的那年,老师其实没有教什么,可能就是教了教如何拿毛笔吧,然后就让我们照着仿底子摹写。写完了交给她看,她用蘸红墨水的毛笔在我们的作业上画圈圈,哪个字画上了,就说明写的好。圈圈越多,说明我们的成绩越好,就是这样教。我们那时也不觉的老师应该教什么,因为家里都有哥哥姐姐或者比较年轻的叔叔姑姑,他们都写过仿,都有经验,稍微给我们说几句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如果得的红圈圈多,拿回家后就比较光彩,可以给爸爸妈妈看,他们看了也会很喜欢。这样的字攒多了,再贴到过年时的窗户上,也是很光彩的。
  当然,这些红圈圈并非全是老师给画的。有时候,我们会趁老师不注意,偷她的红笔,悄悄给自己多画几个。老师呢,其实也有偷懒的时候。她后来比较信任我,如果自己想偷懒了,就把画圈圈的任务交给我。我可以堂而皇之地坐到讲台上写自己的字,同学们写完了,就上来交给我,由我给他们画圈圈。拿着红笔给别人画圈圈,这种感觉真的是很不错的。如果是我们后头巷的同学,我可以适当照顾多画几个;如果是我的好朋友,我也可以照顾一下;如果某位同学态度比较好,带着恳求的眼光或者直接恳求,我略略表示一下为难,然后就照顾他一下。因为我比较敬佩阿林,遇到他的作业,我不由分说,全给他画上圈圈,绝对不会吝惜。比较难处理的是我自己的作业,虽然我给自己全都画上,绝对不会有人阻止,但面子上有点不好意思。于是,我就很高尚地谦虚一下,对自己说,虽然你写的也很不错,但是少画几个圈圈也没关系。
  我们的仿底子,都是在“合作社”买的,是印刷品。用久了,仿底子上沾了太多的墨痕,就不能摹写了,必须换新的。那时候,“合作社”的仿底子大概是八分钱或者一毛钱一个,卖完了常常会有一阵子缺货。
  阿德那时候是经常求我照顾他红圈圈的,他很小心地告诉我,他爷爷家里有仿底子卖,五分钱一个,比“合作社”便宜。他平时用的,就是爷爷家的仿底子。
  我听了很奇怪,阿德爷爷是个拾粪的老汉,又不开“合作社”,家里怎么会有仿底子卖?阿德平时写的字,肥肥胖胖的,很不好看。老师亲自画圈圈的时候,最多只给他三个。我是看在他和我住在一个巷,又比我大一辈,平时总在一块玩,每次照顾他一两个圈,让他得四五个。他写的字,比阿林是要差远了,看来,全都怪他爷爷家的仿底子不好。
  不过,既然“合作社”的仿底子卖完了,花五分钱到阿德爷爷家买一张凑合几天,也无所谓。阿德爷爷比我爷爷要大一辈,我见他应该叫老爷。当然这只是应该,并不一定非叫不可,我见了阿德从来就不会叫叔的。我们两家,其实比较远了,好几辈以上的祖宗可能是亲弟兄。阿德奶奶早就不在了,他爷爷一个人住在村子里头的一个小院里,平时也不用到生产队干活,只背个粪筐,在路上拾拾粪,再把拾来的牲口粪倒进生产队的粪堆上。我们小孩子学雷锋做好事,也会背着筐子去拾粪,经常能碰见他。他是七八十岁的老汉,驼着背,路也走不动,怎么能拾过我们小孩子?所以经常受到我们的嘲笑。
  我知道阿德爷爷的院子,但从来没有进去过,因为院里没有小孩,没有什么好玩的。第一次因为买仿底子而走进去,感觉确实挺特殊的,老人家嘛,总是让人有些紧张。小孩子们在公开场合,是比较放肆的,敢和老人开玩笑,敢嘲笑老人,甚至很放肆地骂几句脏话。但一个人走进老人的家,就比较害怕了。害怕什么呢,害怕闯了祸跑不掉,挨打。
  那个院子很小很俭朴,一圈土墙,土门洞,柴编的门扇。院里只有三间西房,一个小茅房,一棵大桐树,没有猪圈,没有鸡窝,也没有红薯窖,确实是个冷静的不好玩的老院子。
  我很小心地进了房门,大声叫了句爷。他在里屋问是谁,我说我是谁,他问我干啥,我说买仿底子。
  他披着黑棉袄,慢慢地走出来,坐在门口的桌子边,慢悠悠地从抽屉里取出一张仿底子。我看了看,是一张白粉连纸,打个黑线的格子,上边就是阿德平常写的那种胖乎乎的字,什么“红军长征二万五……”。我仔细看了看,这字不是印上去的,而是用毛笔写的。
  他问我:“你是哪个的娃?”
  我说了爸爸的名字,他点点头,说:“那你该叫我老爷的。”
  我说我是阿德的同班同学,他笑了笑,说:“小娃娃,要好好念书,好好写字。”
  我问:“这上边的字是你自己写的?”
  他笑着点了点头。那神情,和拾粪时候完全不同。现在回忆起来,也许是矜持,自尊,或者是一种特殊的安详?喜悦?
  我一向是不尊重拾粪老汉的,觉的他们没有我们有文化。但是,自从知道他能写仿底子,忽然就感觉有点神秘:他怎么会写仿底子呢?写仿底子应该是大文化人干的事吧?
  我用上这种仿底子之后,阿德就和我亲近了好多,因为我用的是“他爷爷”写的仿底子。但是,阿林就有了意见,阿林认为,这种字不好,没有“合作社”卖的仿底子漂亮、有力量。但是我想,“合作社”的仿底子虽然好,但那是机器印上去的。阿德爷爷的仿底子虽然不好,但那是亲手写上去的,总还是有些不同的。其实说到底,我还是赞同阿林的,认为“合作社”的仿底子好,只是慢慢有点喜欢阿德爷爷的胖乎乎的字了。阿群那时的态度比较简单,既然阿德爷爷的仿底子只卖五分钱,比“合作社”便宜,那就去买阿德爷爷的。
  我们老师偷懒的时候,我仍然给阿林画九个红圈,让他在全班保持最高。但对阿德的照顾更多了一些,其实也不是有意照顾,因为我们写一样的仿底子,自然而然地就更加认同他,给他画六个,七个,八个,只让他比阿林少一点。做朋友也有个先来后到嘛,不能让他比阿林还高。
  我们老师结婚请假,学校派老赵老师临时代我们的课。老赵老师是我们村里公认的文化人,写的字很漂亮。而且,他虽然被称为老赵老师,但他的老父亲仍然健在,在我们村里,那位老人才是真正公认的大文化人,好多人家门楼上的大字,都是出自他的手笔。老赵老师年龄比我们老师大很多,但很勤快,从来不把画圈圈这样的大事交给别人来做。在他的手里,我只能得四五个圈圈,阿林只能得七八个圈圈,而阿德,居然也能得七八个圈圈,和阿林保持了同样的水平。
  这样,阿林就有些受不了了。他私底下和我们发牢骚,说老赵老师不懂得毛笔字,“合作社”的仿底子是最好的,端正大方,矫健有力,他把这些新学的词汇都用上了。我和阿群都说,老赵老师肯定是懂毛笔字的,他不可能不懂,因为他还卖给我们毛笔呢。他家里有那么多好毛笔,怎么会不懂写毛笔字呢?阿林得不到公正的待遇,写字就越来越马虎,得到的红圈圈很快就变少了。我对阿林说,你说人家不懂,为什么你不好好写了,马上红圈圈就少了呢?阿林又开始好好写,红圈圈很快又多了。
  这下他服气了。交作业的时候,他没有立即离开,而是认真地询问老赵老师,阿德的仿底子不好,不漂亮,为什么能得那么多红圈圈。他问的时候,我们都竖起耳朵认真听,看老赵老师怎么回答。
  老赵老师说话是细声细气的,他说:“你写的这种字,叫欧体,阿德写的那种字,叫颜体,我平常写的字,叫柳体。字体是不同的,各有各的风格,你知道吗?”
  我想阿林其实没听懂,因为我们也都一句不懂。阿林糊里糊涂地回到自己座位上,嘴里嘟囔着:“颜体?什么叫颜体?‘合作社’怎么就成了欧体?”
  阿德听说后,非常高兴,他见人就吹:“我爷写的字是颜体,这是一种字体,你知道吗?”有一回他向数学老师吹牛,没想到碰了钉子,数学老师抢白他说:“我还会写仿宋体呢,颜体有什么了不起!”
  这下轮到阿德懵了:“仿宋,这又是个什么体?”
  现在写毛笔字的孩子,可能一开始就知道什么是颜欧柳赵,知道什么《玄秘塔》《勤礼碑》。但我们那时候,确实是懵这些东西。我们能分清楚马、骡子、驴,也能分清猪爱吃啥,鸡爱吃啥,甚至知道小麦的品种,知道红薯怎样变成粉条,知道哪个沟崖上有桑葚树,知道树上的哪颗柿子是软的。但是我们学写仿的时候,确实不知道什么字体。
  阿德上班后,拜了位书法家做老师,继续钻研书法。他哥哥字写得也不错,每年都给大家写春联。阿林后来的钢笔字写得不错,图画得也不错。这次聚会的时候,我顺口问阿群:“你儿子想学书法吗?我认识一位书法老师,什么字体都会……”(纪实回忆另加虚构相像,老朋友们别当真。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